小桂子看到这副场景,目瞪口呆,他能感觉得到,这刘平凡只不过是空脉境巅峰的修为,但实力却强的有些离谱。

徐子墨摇头笑道:“我觉得不对,剑道的最高境界应该是无招胜有招。”

“此话怎讲?”刘平凡饶有兴趣的问道。

徐子墨拔出霸影,右手持刀在空中轻轻挥动了一下。

就是这简单的一次挥刀,没有夹杂任何的灵气和招式。

徐子墨笑着问道:“你看见了什么?”

“随手挥刀?”刘平凡疑惑的问道。

“不,看看你身后。”

听到徐子墨的话,刘平凡转过身去,只听“轰隆隆”的声音在天空炸开。

一道道雷霆夹杂着烈火从天际斩了下来,激荡的火花肆虐着空间。

只见原本被刘平凡劈开的山脉瞬间在雷霆的咆哮中被夷为平地,半个山脉顿时飞沙走石,乱石炸裂成无数的粉末。

刘平凡的表情有些错愕,他是将自身的力量凝聚在杂草中,然后将杂草当做载体,将整个山脉一分为二。

齐耳短发美女绿色吊带裙白瓷肌肤清澈眼眸写真图片

而徐子墨的攻击让他有些看不懂,弯刀只是随便挥舞了一下,也没有任何灵气涌动的现象,这股力量又是怎么使用出来的?

“你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啊,”徐子墨淡笑说道。

刘平凡一怔,随即马上反应了过来,笑道:“兄台给我上了一课,受教了。”

刘平凡说着将腰间的酒壶打开,狠狠给嘴里灌了一口烈酒,长发随着清风飘荡着,他笑道:“各位,有缘再见。”

“还会再见的,”徐子墨回道。

随后只见刘平凡转过身一步跨出,他这一步看上去十分的玄妙,一步就走出十几米远。

“长河悠悠,

天色暮暮,

………”

刘平凡再次念起他那奇特的诗词,身影也渐渐消失在众人面前。

…………

“真是个怪人,”小桂子轻声说道。

“奇才而已,这世上天骄、妖孽还是挺多的,极西之地只是偏僻一角罢了,”徐子墨笑着说道。

随后众人再次朝十万大山深处走去,正午的阳光从天际边洒了下来,十万大山的深处显得格外寂静。

徐子墨看着池千雪,说道:“做个交易怎么样?”

“我有拒绝的权利吗?”池千雪回道。

“聪明人,”徐子墨笑了笑,说道:“你们始祖冰雪大帝的传承中有一个紫色盒子,我放你一命,你将那盒子给我。”

听到徐子墨的话,池千雪沉思了一下,回道:“我现在只是圣女的竞争者,我也不敢保证,只能说尽力。

要是我没争到圣女之位,始祖的传承我也得不到。”

“你是想让我帮你寻找生命属性的宝物吧,”徐子墨笑着说道。

“本来我是想抢夺那巨人的生命之精的,现在我也不知道哪里有生命属性的宝物,”池千雪回道:“这次争夺圣女之位的其他几人实力也不俗,要是被她们先一步找到,对我们都没有好处。”

“我虽然没有生命属性的宝物,但我可以无偿告诉你一个消息,”徐子墨说道。

“什么消息?”

“有关生命之泉的位置。”

听到徐子墨的话,池千雪面色微变,生命之泉,那可是天下奇物榜排名第十的存在啊。

要知道她们现在寻找生命属性的宝物,就算是巨人族的生命之精,最多也就再延续阵法百年的时间,百年之后生命之精的能量耗完,又要寻找新的生命属性宝物。

而现在只要他们能得到生命之泉,就可以源源不断的生产出生命属性的宝物,一劳永逸的解决阵法的弊端。

“生命之泉就在十大禁地之一的冰雪山脉,”徐子墨说道。

“冰雪山脉?”池千雪一怔,要知道她们池家可是与冰雪山脉有不小的渊源的。

当年始祖冰雪大帝就是在冰雪山脉争夺天命,最终证道成帝的。

只不过在冰雪大帝的时代,那时候神帝尚未出生,自然也就不存在神门这种组织。

“你这个消息属实?”池千雪凝重的问道。

如果她能将这个消息带回族内,到时候家族派人真的寻找到生命之泉,那么她圣女的位置绝对是稳了。

“我骗你有意义吗?”徐子墨笑了笑,之前为了防止池千雪逃跑,他将对方身上的脉门部给封了。

如今徐子墨替池千雪解开脉门,将身上的绳子部割断,笑道:“你可以走了。”

“你就这么让我离开?”池千雪一愣,疑惑的问道。

“怎么了?”

“你就不怕我不守信用,到时候带着家族的人来追杀你?”池千雪不可置信的问道。

徐子墨笑了笑,用手轻轻勾住池千雪的下巴,将对方的脑袋靠近自己的眼前,深情的说道:“傻瓜,我当然相信你呀。”

池千雪脸色有些不自然,微微退了一步,说道:“如果真的有生命之泉,我会信守承诺的。”

随后只见池千雪坐在飞马上,飞马身上银光闪烁,化作一道流光朝天空飞去。

看着池千雪离开的背影,小桂子好奇的问道:“师兄,你真的相信她?”

“我谁也不相信,”徐子墨笑了笑。

“那你为什么还放她走?”小桂子不解的问道。

“她要是愿意给我,也免得大费干戈了,要不然以后我亲自去池家取,就不止这么简单了,”徐子墨说道。

小桂子有些懵懂的点点头。

……………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十万大山的深处甚至连一只飞行的小鸟都看不见,山脉深处的杂草和灌木丛已经长的有好几米高。

正当徐子墨和小桂子从一个小型山谷刚刚走出时,山谷的外面突然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大喊声。

小桂子微微仰起头,只见两边的山脉上方,数百名穿着黄衫的人站在两侧,手里拿着各种各样的兵器,正欢呼着。

“这些人在埋伏咱们,”小桂子微微皱眉说道:“看来他们应该是百兽族的人了,只是不知道是哪个部落的。”

“看来这十万大山的一路也不太平啊,”徐子墨不在意的笑了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