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树下,唐老爷子从后门步履蹒跚走了进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唐老爷子拿着一杆旱烟出了门。他喜欢在这一栋二层小楼后面的小树林,一个人坐在树桩上静静的抽着旱烟。

而今天晚上在老树林里,唐老爷子一直在想着那一盘象棋的残局。

那盘棋,老爷子已经苦思冥想了三年了。

现在,他终于有了一些明悟。

所以,他坐在老房子后面的树林里抽着旱烟想着残局。

现在,老爷子终于回来了。

钟倩倩坐在沙发上,看着老爷子这个时候才回来,开口问道:“外面这会天黑了,小心着凉。去哪儿了?这么久不见人了。”

唐老爷子宠溺的看着钟倩倩,开口道:“抽抽烟,想想棋。没事,我这不回来了吗?”

“对了,刚刚孙渺过来坐了一会儿。”钟倩倩知道这老爷子唐重一般不怎么喜欢接待客人,今天约了孙渺过来,她这会和老爷子唐重讲了一下。

唐老爷子嗯了一声,上了楼。

放好了烟杆,唐老爷子进了棋房看起了那一盘象棋。

屌丝佳人纯真女郎很优雅

只是,这么看了一眼过后,唐老爷子就是发现了那一枚已经往前走了一步的帅。看到这一步动了之后,唐老爷子当即脑子里灵光一闪,像是抓住了什么。

顺着这一个开端,唐老爷子想了起来。

估摸着半小时的时间过去,唐老爷子满脸窃喜,站在这房间里哈哈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盘残局,唐老爷子想了这么多年,终于在金朝被解开开来。

心头压抑已久的压抑,在这一瞬间一扫而光。

一阵大笑过后,唐老爷子蹬蹬蹬的下了楼。看着坐在沙发上的钟倩倩,开口急切的问道:“你说,刚刚谁来了?”

棋被动过,唐老爷子虽然上了年纪。

但是,终究他不糊涂。

他知道有高手,动了那一枚帅,让这一盘残局迎刃而解。

钟倩倩一脸莫名其妙看着红光满面的老爷子,开口道:“渺远集团的总裁,孙渺啊。”

try{d1('gad2');} catch(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