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六名劫匪,很明显是老手,所以他们肯定也深刻明白,在修为差距下想要逃走的几率该有多小。

我没有回头,先是走到子宣身边,帮她解开锁链。

徐子宣紧张的鼻尖都冒了汗,她有些责备的瞪了我一眼:

“连我你也骗!”

我小声解释说:

“我不知道他们有多少人,并且事情发生的又太突然,没时间跟你商量啊。”

子宣也不是真要生气,只是被刚刚的突发情况给吓到了。

简单的说了几句后,我才转过身。

在青龙小剑的监视下,剩余的三名劫匪老老实实的站在离我五米远的地方。

其中站左边的那个率先冲我拱了拱手,义正言辞的说道:

“兄弟!咱们是不打不相识,这是场误会!”

我冷笑了声,往前走了两步,那三人也吓得赶忙往后退了两步。

吃货妹子的欢乐户外野餐时光

我止住脚,直接了当的问道:

“是谁派你们来的?你们口中的大哥又是谁?”

三人似乎很忌惮提自己大哥,都假装没听到的偏过头。

只有刚刚说话的那名男子继续说道:

“兄弟!你也杀了我们三名兄弟,正所谓此刻留手,日后路好走……”

我不耐烦的皱了皱眉。

他压根儿就没把我的话听进耳朵里,自顾自说。

我懒得听他废话,心念一动,青龙小剑“噌!”的声迅速飞了过去。

拖着淡淡的黑雾,直冲那人眉心。

那男子反应还算快,见小剑飞来,紧张的往后翻倒,小剑虽然没能刺中它眉心,却是从他肩膀一穿而过。

只听他惨叫了声,倒在地上如刚抓起来的虾米,痛的时弹时蜷。

其余两名男子想去扶他,但又想到我还在面前,紧张的半弓着身子,进退两难。

“我再问最后一遍,是谁派你们来的?”

在生命的威胁下,只有两种可能性,要么是有骨气的不问后果的对抗,要么就是顺从其行。

倒在地上已吃过苦头的男子终于苦着脸说道:

“是我师父!是我师父派我们来的!”

我继续问道:

“你师父?”

此时,另外两名男子也求生欲极强的抢着说:

“对!我师父,灵莲境修士任志卿。”

我:

“你们是那个宗门?”

倒地男子:

“我们无门无派,是师父带我们入的圈子,除了师父,就我们几个师兄弟,师父教我们的东西也是杀人夺宝的计量……”

倒地男子似乎还有些良知,说着自己先愧疚起来。

原来是个灵莲境的修士,他自己培养了这六名小伙子,帮他杀人夺宝,这样即安又省事,只需躲着坐享其成。

这种修行圈子的败类,自己混账也就算了,还要祸害这六名年轻男子。

而且,谁也不知道这六名男子帮陈志卿抢杀了多少修士。

我都开始同情他们了,总感觉他们的命运,和我们跟天狼之间很像。

我静静的沉默了会儿,抬头问道:

“你们后悔么?”

站着的两名男子愣了愣,随后赶忙点头:

“后悔!”

“后悔!当然后悔……”

我点了点头,随后果断的驱动青龙小剑,从他们脑袋一穿而过。

两人眼睛都没来得及眨,瞬间同时倒地。

吓得原本就倒地上的男子啊啊直叫,蹲腿往后爬了会儿,想到自己无论如何也逃不过我的魔爪,只好哭嚎着转头冲我求饶。

我这才收回青龙小剑;

“既然知道后悔,那我就提前送他们一程,希望下辈子能投个好胎,不再受折磨。”

倒地男子吓得浑身直抖,来时六人,转瞬间死的就剩他一个。

我问道:“知道为何不杀你么?”

倒地男子害怕的摇了摇头,已是满头大汗。

他又飞快的想了想后,赶紧补充道:“因为要留我,引我师父出来!”

我笑了声:“恩,聪明!”

……

就在我话刚说完时,我忽然清楚的感受到周边有股强大的气息在靠近。

我看了眼倒地男子,他兴奋又害怕的冲我点了点头。

意思很明显,是他师父陈志卿来了!

想到这陈志卿是灵莲境的修为,凭气息,应该不止一品,于是我转身对徐子宣快速说道:

“子宣,你先离开这里,要么原路返回贾镇去找刚刚的邓落,要么打电话给刘凯,让他来接你!”

徐子宣的修为是硬伤。

她虽然百般想要和我并肩作战,但最终还是冲我点了点头,只简单的说了句。

“小心!”

看到徐子宣果断离开的背影,我十分欣慰。

她信任我,相信我。

她知道自己留下会让我分心分力,她不想拖我后腿,即便她心里百般不愿意离开。

等到徐子宣走远后,陈志卿刚好从我身后的玉米地里钻了出来。

陈志卿比我想象中要年轻许多,顶多三十岁左右,只不过脸色蜡黄,留着的中长发,也乱糟糟的都油成了条儿,十分邋遢。

他并没有因为我在场而感到紧张,而是皱眉看了看地上的尸体,眯着眼咬牙问道:

“人是你杀的?”

他在打量我,我也在打量他。

陈志卿身上穿着长袍,很旧,看起来有些年代了,如果没猜错,应该是当初他在某宗门里当弟子时的衣袍。

我没有否认,直接抽出了戒刀:

“是!”

陈志卿满脸悲痛的皱着眉:

“我就让他们抢个东西而已,你就要杀人灭口?”

“他们才二十多岁,多么年轻啊……”

我反问道:

“你既然知道他们还年轻,为什么要教他们杀人越货,难道这个下场你没有预想过么?”

陈志卿似乎很痛苦,他揉了揉自己脑袋,把原本油糟糟的头发揉的更乱了。

并且我发现,倒地上的男子很害怕陈志卿,都不敢抬头。

眼见着陈志卿的情绪越来越不对劲,我知道这一架是必打不可了。

只是这陈志卿已经灵莲三品的实力,让我大感意外。

虽然魔力比灵力厉害,但高了两品的实力,不知自己还能不能应付。

陈志卿再次抬头时,手里已经多了两把锋利的弯刀,弯刀刃口上还有许多倒刺的小勾子,像是鱼的牙齿,很是奇特。

(大家端午节记得吃粽子呀!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