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沈越的老爸?”林风淡淡一笑,“怎么,你想去黄泉路追上沈越?”

“找死!”沈广川愤然打开铁扇,要冲出来和林风过招。

另外两家按兵不动,也不阻止,似乎都想借此时机看看林风有几分能耐。

沈广川铁扇展开,脚踏虚步,划出一片黑色残影,铁扇扫出一道道阴冷气旋,锐啸不止!

林风冷冷望着沈广川,嘴角浮起一抹不加掩饰的讥笑。

“去死吧!”沈广川怒吼着,单臂挥舞铁扇,舞得呼呼狂啸,空气爆鸣,领带飞起,衣衫仿佛都要被内力撑爆!整个人周围的气场越发凝炼!

他是天级二段的高手,姑苏沈家的家主,实力不可谓不高,在古武界威名赫赫,素有铁扇书生的美名。

沈广川聚势已足,脚下突然滑动,掠起一抹乌芒,直取林风心口!

然而,没等他的铁扇碰到林风衣衫,耳畔骤然一声霹雳爆鸣,声音之响,险些把他炸聋!

喀嚓!

火星爆闪,手中的铁扇硬生生被一股巨力打折,飞出!

紧跟着,一道恐怖至极的力量不偏不斜,印上了沈广川空出来的拳头。

粉嫩郭南汐的纯净气息

这一击,让沈广川脸色剧变,双目圆睁,整条手臂好像已经不属于自己,触电一般,瞬间失去感知。

一秒不到的延迟后,沈广川的右臂蓬蓬爆响,衬衣、西装层层开花!炸成了碎片!漫天飞舞!

他蹬蹬蹬连退几步,才被手下搀住,整条手臂已是血肉模糊,皮开肉绽,不成样子!

余下那两名中年人相视震惊,以沈广川的实力,居然一招都接不住,他的表现完就像耍猴一样可笑。

“不得不承认,你是我见过最厉害的年轻人之一!”坐在首位的那人,拎了拎长袍马褂,“作为陆镇东传承出来的弟子,我庞百人很欣赏你,可惜,你终归是我等三家的仇人,杀子之仇,不共戴天!”

林风摇了摇手指头,淡淡说道:“你是庞辰老爹,他是江子濯老爹,就算你们三人一起上,也不是我对手,有什么阴招就尽快摊牌吧,省得耽搁时间,我和老婆要洗洗睡了!”

说完,他打了个哈欠,伸起了懒腰。

夏雪馨站在林风身后,闻言狠狠瞪了他一眼,踩着高跟鞋咯噔咯噔上楼去了。

这两人,根本不把在场的众多高手放在眼里!简直太目中无人了!

“混账!”庞百人没吭声,沈广川再次怒喝:“你知不知道,今天你们一个都活不成!”

“就凭你这个手下败将?”林风大摇大摆走进来,看到大厅后头,一群人都被捆扎结实,蹲成两排,那是夏家的保镖和佣人。

“不是他们!”冷不丁,三楼响起一个声音,让夏雪馨停住了脚步。

一道身影,出现在她的视线里,那是个风度翩翩的男子,一身华丽的礼服,潇洒轻盈,面容极其俊朗,剑眉星目,气宇不凡,仿佛刚刚参加完宫廷舞会,有种说不出的贵族气息。

林风眯起了眼,这个男子,让他感到了威胁。

如果说沈广川等人是一群豺狼,那么这个人就是百兽之王,山中猛虎!

庞百人三人同时起身,以示敬意。

“你是哪个?怎么生得一副娘娘腔?”林风撇嘴道:“他们给你多少钱?”

“南剑!”金色华服男子冷冷注视着他,“你的项上人头就是盘缠!”

原来是五绝之一的南剑!怪不得有一种特别的气势。

“哦,原来又是个贱人,失敬失敬。你知不知道,上次也是在这里西门庆那家伙败走麦城,你们这些人怎么不涨记性呢?非要来自取其辱!”林风摇着头,“你敢说自己比西门庆更厉害?”

“一派狂言!西门庆是谁?”沈广川寒声喝问。

“西门冷血啊!你不知道?”林风笑道:“也对,他败得那么惨,当然不可能到处宣扬,不过他那把血饮剑倒是不错。”

南剑闻言,剑眉拧起,半信半疑。西门冷血执掌血饮剑他是知道的,但以西疯的实力,真的会败在林风手上吗?

“不要听他胡扯!他不可能斗得过西疯!”一直没说话的江洋阴声说道:“我们这么多人,一起上,还怕杀不死他?”

“慢着!”南剑背着手居高临下,沉稳的很:“我答应三位出手,说好了和他公平一战,谁若是暗地里下绊子,使暗器,那休怪我翻脸无情!”江洋脸色更阴郁了,眼神透出怨毒的光,公平这两个字,从来不在他考虑范围之内。

南剑说出这话,让他杀心更重!更加迫切想看到两人动手,不论结果怎样,林风今夜必须死!

“打坏了东西要赔,外面请吧!”林风抬头看着南剑。

“这位夏小姐,也请一旁观战吧!”南剑背着手缓缓走下来。

夏雪馨不得不走下楼梯,她本想着进房打电话求救,但此刻,这个想法也被扼杀了。

林风看着她先退出去,自己才阔步走出客厅,来到别墅院中。

一边走,他一边吞下一颗五行丹,对付南剑这种层次的强者,马虎不得啊。尽管已经达到了元极八重境界,但天霜剑不在手上,与南剑比剑很吃亏的,只能靠丹药弥补了。

江洋等人呼啦一下涌出来,在台阶上站成两排,跟着南剑排众而出。

“对了,你为什么要替这群老狗卖命?堂堂南剑,也能被人收买?太掉价了吧!”林风笑眯眯站在喷泉池前方,看着那一群人。

“住口!你死期到了!拿命来!”沈广川怒叫,不希望再耽搁下去,只想看到林风血溅三尺,死在南剑剑下的场面。

南剑微微抬起左手,一脸淡然回答了这个问题:“因为受人恩惠,不得不报。当年我曾得到庞老先生赠予的一颗宝丹,突破了地级瓶颈,如今庞家有求于我,我必须出手。”

听到这个理由,林风脸色浮现出一丝古怪,随后仰头哈哈大笑。

“你笑什么?”庞百人怒了,这正是他能请动南剑助阵的缘由,也一直是庞家引以为豪、津津乐道的事。

在南剑尚未成名之际,庞家老爷子,也就是庞百人的老爹庞松,能慧眼识英才,慷慨送出一粒宝丹,这需要多大的眼界和胸襟啊!

“哎呀,你说的这宝丹,我随随便便就能拿出一百颗、一千颗,没想到还有这样的用途啊,我怎么没想到呢……”林风忍住了笑,咂嘴说道:“多谢你提醒我这件事!”

沈广川等人脸色狐疑,他说的是真的吗?

庞百人绝不相信林风这番大话,厉声喝道:“他是信口雌黄!他在拖延时间,快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