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shu.co,最快更新最佳兵王女婿最新章节!

听着江浪自信的说辞,孔莲母女以及院长魏学辉都有些错愣,猜不透江浪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江浪,有什么好的计划吗?”何映红问道。

“暂时还没有。”江浪道。

何映红一阵无语,刚才听他说的煞有介事,还以为有什么好主意呢,原来是为了给我们解心宽。

孔莲说道:“现在先不用想那么多,映红,不是已经失业了吗?干脆来百姓医院,妈让做副院长!”

何映红果断地点点头,她已经知道了百姓医院是父亲的心血,就算她没有被解雇,肯定也会义无反顾的过来帮忙。

何映红看向魏学辉,“魏院长,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魏学辉道:“这个不敢当,其实我也是这里的副院长,只是外界喜欢称呼我为院长,其实院长的位子,一直给您父亲留着呢。”

何映红眼中闪过一丝阴霾,“我爸已经被吊销了行医资格,恐怕……”

就在这时候,敲门声响起。

“请进。”魏学辉道。

小菇凉户外公路高清写真

房门打开,对面医院的院长于誉声走了进来!

见到何映红在场,于誉声先是愣了一下,转而笑道:“何医生,很有本事啊!刚刚被开除,就来到百姓医院,这是找好下一家了吗?”

“是的!”何映红冷声回应,“以后我是这里的副院长!”

“只怕这个副院长也做不太久!”于誉声不屑一笑,看向魏学辉,“魏院长,之前我跟谈的那件事,考虑的怎么样了?”

魏学辉道:“我根本就没有考虑!不论开出任何条件,我都不会答应!”

孔莲接过话来,“我是这家医院的股东,有什么事找我谈就行了!”

“哦?”于誉声看向她,“我们医院,想把们百姓医院买下来当成分院,开个价!”

孔莲冷笑,“我还想把们医院买下呢,要不给我开个价?”

于誉声脸色一变,“好大的口气!买得起吗?”

孔莲道:“我买不起,但是我女婿有钱!”

江浪险些晕菜,他轻轻碰了一下何映红,低声道:“妈太不见外了!她不会真想花我的钱买医院吧?我老婆给我的零花钱可不够啊!”

何映红白了他一眼,而后冲着于誉声说道:“这是薛默闻的主意吧?他担心我爸东山再起,所以才这么丧心病狂,要断了我爸的所有后路!”

事实就是如此,薛默闻知道这家百姓医院当年是何伟轩创建的,何伟轩被打倒之后,这家医院也越来越衰落,他并没往心里去。但最近他见到江浪出现在何伟轩的药店,顿时有了危机感,担心江浪为何伟轩撑腰。

虽然江浪还没有名气,但以江浪的医术,如果在京城发展下去,不出几年就得超越薛默闻!

等江浪成名之后,就有机会再把何伟轩带起来,那么他薛默闻就要面临双重威胁了。

为了永绝后患,薛默闻决定不遗余力的打压一切与何伟轩有关的人和事物。

这种背地里算计人的行为,于誉声当然不会对外透露,他说道:“和薛神医没关系,只是我们医院打算扩建。”

孔莲道:“们爱怎么扩就怎么扩,但我决不允许们占我们一寸的土地!”

于誉声嘴角一抽,寒声道:“我知道,这家百姓医院,效益越来越差,要是不卖掉,我保证这家医院撑不过一个月,到时候,就得跪求着我来收购这里!”

于誉声所管理的医院,背后的股东是当地有权有势的大老板,如果他们出手,有的是法子让孔莲这家小医院关门。

“混蛋!”孔莲拍案而起,“敢威胁我?信不信我让我女婿教训!?”

我去,孔阿姨这么暴躁的吗?

江浪又一次无语。

于誉声不屑一笑,“刚才说让女婿收购我的医院,现在又说让他教训我,女婿到底是谁?我还真想见识见识,他到底有多神通广大!”

孔莲看向江浪,“女婿!帮我教训他!”

江浪笑道:“阿姨,不用跟他一般见识。”

“哈哈哈哈!”于誉声大笑,“原来这小子就是女婿啊!知不知道,就在一个小时之前,何映红还带着这小子去求我,让我允许他参加下周的中医交流会!拿个交流会的名额,都得求人,能有什么本事?”

然后他一脸阴沉地看向江浪,“小子,我奉劝,收敛一点儿!有些人,不是能得罪的!”

显然他也已经知道薛默闻对江浪的敌意,这话是在替薛默闻警告江浪。

江浪道:“有些人,已经得罪我了,所以我已经决定,不会放过他。”

说话间,他嘴角微微上扬,眼神之中闪过凛冽的冷光!

于誉声认为他在装腔作势,不屑道:“好!咱们走着瞧!”

“什么时候想把医院卖给我了,给我打电话!”

于誉声留下一张名片,冲着孔莲说道,而后扬长而去。

“混蛋!”孔莲气得双手紧攥,“太欺负人了!”

“我这就去布置我的计划,们等着看下星期的中医交流会,我怎么教训他们就是了!”

说话间,江浪气势汹汹的走出门去。

来到医院外面,江浪拿出手机,找出一个号码拨了过去。

“嗨!江神医!好好!”

对方很快接起了电话,以受宠若惊的语气说道。

江浪道:“卢瑟耶夫斯基会长,好。”

“江神医,太客气了,叫我小斯基就行了!”

“嗯,小斯基,们欧洲医学总会,一直想拜访我是吗?”

欧洲医学总会,为国际知名的医学协会,里面的成员,是世界各地医学领域的佼佼者。

电话另一头的卢瑟耶夫斯基,是该医学会的会长!

“对对对!江先生,愿意接受我们的拜访了吗?”

江浪与何映红吃饭的时候,何映红谈到说要介绍他去参加中医交流会的时候,讲到要去找于誉声院长申请名额,还说于誉声看重医生的荣誉和经验,让江浪过去的时候,多讲讲自己给人治病的经验。

当时江浪跟何映红讲,他在欧洲治好了一名大亨的绝症,惊动了欧洲的医学总会,欧洲医学总会想要拜访他,但他不愿意出风头,没有接受他们的拜访。

何映红认为他在吹牛,没往心里去。

而实际上,江浪说的是实话!

江浪道:“我愿意接受们的拜访!不过……要帮我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