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先前吴敌体内的内劲,像是一条猛龙过江一般凶猛。百度搜索

那么,现在吴敌体内的内劲,那小小蠕动的蚯蚓,就像是一条土龙一般徐徐流动身。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吴敌坐在那病床床头上,脸色渐渐好转了起来。

聂四娘和孙渺在病房外等待。

孙渺眼看没有什么事情,望了一眼那一脸神情淡漠的聂四娘,开口低声道:“你在这里看着,我回去一趟。”

“怎么这会醒来了反而要回去?”聂四娘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孙渺,开口低声问道:“怕了?”

孙渺只是板着一张脸,开口冷冷道:“有事。”

孙渺离开之后,窗台的阳光渐渐远走。

时间不知不觉,已经抵达了下午时分。

那吴敌终于长吁一口气,脸色渐渐红润了几分。从床头俯身向着那垃圾桶,哇的吐出来了几大口黑色的鲜血。

那体内的内劲虽然还是很孱弱,但是现在已经可以自己徐徐运转。

那聂四娘听到了房间里的动静,进了病房开口问道:“好了?”

“好多了。看最快章节就上 鄉 村 小 說xiang xiao shuo.”吴敌微微吐露出几分力道,那身上下包裹着的白色纱布部飞了出去。那曾经深可见骨的伤口,竟然是奇迹般在这一天之间愈合了起来。

王祉萱纯真又清雅

看得见那伤口处新生的鲜红嫩肉,这吴敌内劲流转身,以气疗伤,竟然是让这满身的伤口愈合了起来。

“指玄高手,果然名不虚传。”那聂四娘伸出手去,摸了摸吴敌后背上那新生的嫩肉,开口低声叹道。

吴敌轻轻咳嗽了一声,开口道:“别看我现在好的差不多了,但是浑身上下依旧软绵绵的,没有力气。这不过是好了一些皮毛,内里的伤口恐怕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能痊愈。现在这段时间,随便来个人都能把我一刀砍死。”

“我在这,谁能把你一刀砍死?”那聂四娘风情万种的一笑,腰间那一点红绸轻轻飘动。

try{d1('gad2');} catch(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