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虎这才明白,刚才自己肯定是被这个小子耍了,这个人要实力没实力,装逼的姿态倒是挺高。

   “小子!看到没有,这叫会员卡!”

   齐虎晃晃悠悠一路走来,手里拿着一张独有的带着万世拍卖行标记的会员卡在炎辰面前晃来晃去,眼中尽是嚣张之色。

   他来此就是为了显摆,就是为了夺回早晨在那店里受到的侮辱。

   打了自己的手下,还逼迫自己逃跑,这让自己以后还怎么在他们面前竖起威信。

   都是眼前这个小子害的,本以为这人还是个人物,没想到竟然是条虫,而且自己还被条虫吓到了!这简直是他的奇耻大辱。

   “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没见过,来,爷让你好好见见!”

   看到此人并未说话,齐虎大笑一声,手上的卡片再次朝着炎辰的眼前晃去。

   他要让这个小子亮瞎他的双眼,“知道么,这卡我是花了一千万办的,看到这金色花边了吧,消费要十亿才可以,傻了吧!”

   此时齐虎的心里充满快感,他要的就是这种被人仰慕的感觉,别人没有,他有!而且还可以让对方无可奈何。

   “我说过,你的废话很多!”

   随着一只白皙的手掌的探出,只听“咔嚓”一声!便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

   可爱少女活力十足动物园拍写真

   叫声不可谓是响彻云霄。

   “小子!你敢打我!”

   齐虎一脸疼痛且又愤怒的看着此人。

   “那不是齐虎么?他怎么被人打了?”

   “是啊!这齐虎可是有名的欺软怕硬,今天不会是看走眼,碰到硬茬子了吧!”

   “肯定是他,错不了,这次看来他栽这了!

   路边的众人能够认出齐虎的不在少数,都议论纷纷起来。

   炎辰缓缓扫过四周,平静的说道。

   “我还敢杀你!信不信!”

   唇红齿白,一副俊俏之容,可是说出的话语却如一道寒风刮过一般,让齐虎不禁浑身一震。

   本想接着反抗的齐虎在看到此人的眼神之时,手腕上的疼痛已是被他忽略不计。

   此人杀过人!

   他可以断言。

   因为他也杀过。

   不过齐虎也有他的聪明之处,说是狡诈也不为过,见不可力敌,转身便朝着一旁的门童说道。

   “小哥,你们管不管,我可是拍卖行的会员,看到没,这卡可是镶了金边的,我可是在这里消费了十亿元,按理说你们是不是应该保护下我的生命安!”

   门童清楚的知道单单一张会员卡就需要千万之巨,更不要提镶嵌金边的会员卡了,可以说的上齐虎是这里的常客了。

   可是万世拍卖行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情,竟然有人敢在门口闹事,不过再看到齐虎手上的会员卡时,门童心中的那那杆天秤已是朝着齐虎这边倾斜。

   齐虎他倒是有些印象,钱财无数,就是上层人士没有一个看得起他,所以他也就经常混迹于下一层面找点存在感。

   面前的这个男人,他倒是从来没有见过,想来进入这里还要去买张门票,身价也不会高到哪里去,无非就是想要进去见见世面罢了。

   “先生,希望你不要在这里打架斗殴,放了齐先生,他是我们这里的贵客。”

   门童一改刚才的谦卑有礼,脸上也渐渐露出了一抹不屑神情。

   “他的事,你想管?”

   炎辰看了此人一眼,淡淡的说道。

   就这一眼,却让门童心神惧颤,只觉面前之人犹如洪荒猛兽一般朝着自己扑来,惊恐之下,倒退数步,这才堪堪稳住了身子。

   回过神来,双眼正好对上了此人的眼睛。

   “我”

   门童瞬间低下头颅再也不敢直视此人,刚才的一幕已是让他胆颤心惊。

   “王爷!”小七这时已经返回,轻呼一声,直接走到了王爷面前,恭敬的站在了身后。

   在看到王爷手里的男人时,小七已是猜出了一些端倪,定是此人看到王爷在此,想来报复。

   听到来人的喊话,齐虎忍不住开口说道,“你是什么王?”

   “阎王!”

   这两个字落在齐虎的耳中也只不过是听听罢了,可是若落在另一个层次的人耳中,阎王,二字,足矣让他们食不甘味,夜不能寐。

   “你命好!”

   听闻此话,齐虎只感觉自己犹如飞出去了一般,等落地再次看去,只见那人已经拉起女孩的小手,缓步走了进去。

   “拿好门票,别掉了!”小七的话语让门童瞬间回过神来,在看到他们进去之时,开口说道。

   “先生,狗”

   门童本想说,狗是不可以进去的,可是在看到手上的门票时,话到嘴边忍不住抽了自己一把,手上赫然握着四张门票。

   他在这里可是阅人无数,从来没有见过有人竟然给一条狗也买了张门票,这绝对是让他大开眼界,万世拍卖行百年以来也没有过此例,什么人该拥有什么样的气势,他是一目了然,可是在此人身上,他看走了眼。

   平静之时犹如江中的河水,愤怒之刻却是犹如遨龙在天。

   “齐先生来跟我去治下扭伤吧,这个人你还是不要惹了!”门童还是很善意的说道,对于其他的细节他并不想过多的告诉此人,今天要不是他,自己也不会受到这样的打击。

   此时的齐虎虽然表面答应着,可是心里却在不住的诽谤此人,刚才他听得清楚这个人自称阎王,还踏马的真当自己是主管生死的阎王了,这个仇我一定要报,对于门童说的,他早已抛之脑后。

   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他让自己难堪了两次,这让齐虎最为爱惜的面子然被他打碎,这个仇他一定要报回来,他要让别人知道,自己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此时的拍卖大厅已是聚集了不少人,厅内的光线甚是明亮,当然海平市的四老坐在了正中首位,脸上带着笑意,不知在攀谈着什么。

   厅内不少人都熟知对方,三三两两紧挨着坐在一起,都在为今天的拍卖会讨论着。

   炎辰的到来瞬间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参加拍卖会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过带着孩子来的,更可笑的是还有一只狗也跟来了,真当这里是什么闲杂之地。

   不少人报以轻蔑的笑意,凡是有身份的人,谁会以如此形态进入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