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越来越炎热了,又一年的夏天来了。

王亚欣在医院里已经住了二十天左右,这二十天的时间里,方志强除了去和科研团队沟通关于资金的事情之外,其余的时间部都待在这里。

现在的他也已经想明白了,既然决定要重头再来,那么自己也没什么好怕的,那些去谈融资的事情,就让毕罗春和陈庆和他们去,他们的经验甚至比自己还要丰富,而科研团队的根据地,也就暂时安置在了天湖公寓,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一直都很平静,没有发生过任何可疑事件,不过方志强依然有些不放心。

当事情太过顺利的时候,往往是人们最容易掉以轻心的时候,也正是这个时候,才是最容易出问题的时候,方志强很清楚这个道理,所以,即便一直都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可方志强还是会时不时的提醒光头,时时刻刻做好准备,万一真的出什么事,不至于手足无措。

徐超的这个治疗方案很特殊,王亚欣没有都要摄入大量的营养元素,但是却不能进食任何类型的食物。

按照徐超的解释是,这样能够减缓她新陈代谢的速度,也就能减缓细胞老化的速度,不过弊端就行会造成王亚欣现在的身体极为虚弱,而且比起之前,也瘦弱了许多,最重要的是,她的皮肤也从原来那张光洁无暇的脸蛋,变成了现在肤色暗淡,眼神也没有从前那么水灵了。

可仅仅只是做了这些,还远远不能解决她这个后遗症,这些无非只是一个缓兵之计,至于核心的治疗方案,徐超并没有对外透露丝毫,即便是方志强也毫不知情,尽管他追问了好几次,可徐超却是一个字都没有说。

或许是他觉得那些东西都是医学机密,不能让旁人知道,也或许,是他觉得自己这个方案并不成熟,现在说出来,一方面担心会吓到方志强,另一方面,自己或许也会对自己产生怀疑。

作为一名医生,最重要的就是要相信自己最开始制定的治疗方案,并且始终如一的贯彻落实下去,一旦中途不再像刚开始那样自信,那么接下来,就是最容易出现问题的时候。

从医这么多年的徐超,对于这方面自然是非常清楚的。

由于每天都要大量的输液,王亚欣原本光滑的手背上,现在看上去满满的都是针眼,看一眼,便让人觉得心痛。

相较于王亚欣这边的情况,李潇潇那边倒是乐观一些。

气质性感女神蓝色毛衣裸香肩秀大长腿诱人

再度通过这二十多天的努力,李永贵夫妇二人对李潇潇的情况也总算是稍微放心了一些,看着李潇潇每天都是这样的状态,他们也终于相信了自己的女儿,能够调整好她自己的心理状态。

这几天来,他们脸上的笑容也多了出来,一家人的生活状态,也空前的和谐,甚至比之前没有离婚的时候,都要更加和谐。

王霞有时候也会来凑凑热闹,打着看看李潇潇情况怎么样的幌子,在李永贵家里一株就是好几天。

其实,她是因为知道李潇潇很快就要离开了,想要在李潇潇离开之后,多和她待几天。

不过,这件事,她们两个谁都没有对李永贵说起过,因为李潇潇不想让自己马上就要离开的这个因素,始终埋在他们一家人的心里,那样的话,即便自己再留下来一段时间,他们也依然不会开心。

终于,这一天早晨,一家人吃饭的时候,李潇潇终于提出了自己这个‘蓄谋已久’的计划。

“爸妈,我今天想要跟你们说件事儿。”饭快吃完的时候,李潇潇突然开口,对着餐桌上的李永贵和潇妈开口道。

两个人都愣了愣,一旁的王霞也突然放下了自己手中的筷子,因为昨天夜里,她和李潇潇聊到了二半夜,甚至李潇潇买票的时候,王霞都看得一清二楚。

李永贵和潇妈都抬头,一脸疑惑的看着李潇潇,因为他们都意识到,李潇潇此刻的态度非常严肃认真,平时的她,至少这段时间以来的她,都不是这个样子的,突然的转变,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怎么了?要说什么呀?搞得这么隆重?”潇妈皱眉问道。

“爸妈,我之前也跟你们提起过,说我想要出去走一走,看一看,顺便也让自己开拓开拓眼界,我已经在这里待了太久了,外边是怎样的世界,我几乎都快要忘记了。”李潇潇一本正经的坐在椅子上,看着父母二人认真道。

“要走?去哪里?”李永贵突然一愣,筷子直接掉在了盘子上,凝重问道。

“没有明确的目的地,我想去一些自己之前没有去过的地方,看一看自己之前没有看过的风景,顺便也听一听,自己之前没有听过的故事。”李潇潇微微思索了片刻,依然一本正经的说道。

“哎呀!说的这么绕口,不就是穷游嘛!”王霞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舅舅眼神从刚开始的疑惑,到刚才的震惊,再到现在的迷茫以及惊慌,连忙开口,想要改变一下此刻有些凝重的气氛。

听到王霞的话,李永贵再度看向王霞,重复道:“穷游?”

“对的舅舅,现在的很多年轻人都会选择这样的旅游方式,能够接触到许多我们平时根本不可能接触到的东西,特别是像潇潇这样,从小含着金钥匙长大的孩子,更需要去体验一下那些穷人的日子,那会让他们看清许多从前完不懂的人情世故,也能让他们感受到从前根本不可能感受到的质朴和纯真。”

王霞耐心的解释道。

“所以,我对潇潇的这个决定,其实是挺支持的,我觉得,她再次回来的时候,一定会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我很期待。”

听完王霞的话,李永贵微微垂下头,他不太明白‘穷游’这个概念,只是听王霞所说的那样,有些费解。

潇妈则是不管那么多,顿时就开口说道:“那怎么行?她一个女孩子,一个人出门在外,身上如果再没有钱的话,怎么生活?遇到坏人怎么办?怎么保护好自己?”

“舅妈,潇潇现在已经不再是小女孩了,她是一个三十一岁的成年人,她有保护自己的能力和责任,至于你说的安问题,我跟潇潇都已经商量过了,需要的所有装备,都会提前准备好的,您就放心吧。”

王霞继续解释着。

“这么说,你们早就已经决定了?”

潇妈依然有些不可置信,她不敢相信自己的女儿居然有这么大的决心,更不敢相信,她真的能够走出这一步,而且这一次,她自己也已经说过了,她想要去的是之前从未去过的地方。

“潇潇,我不管你是出于怎样的考虑作出的这个决定,但我希望你能改变主意。”李永贵思索了半晌之后,此刻终于再度抬起头,一脸认真的看着李潇潇,如此说道。

“为什么?”李潇潇毫不迟疑的问道。

“即便你已经三十一岁,可在我们眼里,你依然是个孩子,你想要去体验之前从未体验过的人生,这是你的权利,我可以不认同,但我不能强制让你放弃,但我也有义务提醒你,这个世界,远没有你所想象的那么美好,充满了太多的黑暗和邪恶,当你没有接触到它们的时候,或许世界在你的眼里,就如同你所看到的那样纯净,可一旦你接触到它们的时候,或许用一辈子的世界,你也无法从那阴影当中走出来。”

李永贵的这番话,说的掏心掏肺,他一向觉得自己看人是看得很准的,现在的他也终于明白过来,李潇潇最近这段时间一直这么乐观积极向上,原来是因为这个。

他也已经想明白了,其实李潇潇早就已经想好要离开了,只是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跟他们说出这些而已。

而现在,看起来李潇潇已经准备好了。

“我知道,你跟小霞你们两个,可能已经商量了很久,但社会永远都是多变的,计划也永远都赶不上变化,你以为你已经准备充分的时候,突然发生一件让你措手不及的事情,你的所有计划,就会被彻底打乱,到时候,你拿什么来保护你自己?”

李永贵继续说着,李潇潇和王霞也都非常认真的听着。

她们不得不承认,在人生阅历这件事情上,李永贵永远都比他们要更加成熟。

“潇潇,从前,我和你妈从没有告诉过你这个世界的黑暗,因为我们想让你保持一颗童心,保护你那个干净而又纯洁的灵魂,所以,你严重的那个世界,只是我们为了编织出来的一个虚幻世界而已,如果你想要了解这个世界究竟有多么黑暗,我可以用三天三夜的时间来向你科普,但我知道,你一定不会相信我所说的那些话,因为你从未见过那些事,听起来,是有些骇人听闻,也让人难以置信。”

李永贵继续说着,语气也越来越认真。

李潇潇陷入了一阵沉思,她知道,最近这几年来,父亲跟自己说这些心里话的次数越来越多了,这也从侧面证明了一点,自己已经在他们的庇护下生活了太久,其实早已经到了自己学习飞翔的年纪了,或许是因为父母的溺爱,也或许是因为自己的不成熟,导致自己直到现在,父母依然无法对自己彻底放心。

李潇潇知道,这是自己的失败。

“爸,我明白您的意思,但就像您说的一样,那些事,是需要我自己去亲身经历和体会的,听故事,和亲身经历,是完不同的两个概念,所以,我认为我还是应该出去走一走。”

李潇潇给出了这样一个答复,让李永贵无言以对。

他找不到任何一个反驳李潇潇的理由和借口,而且,如果站在客观角度上来看的话,李潇潇的确应该去见见这个世界的另一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