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敌只是转过头来,看了一眼那满脸惊恐的孙渺,开口道:“你们都在这里坐着,我去看看,一会就回来。乡·村···”

聂四娘执拗的抬起头来,望着吴敌开口道:“她们两个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我陪你去。”

吴敌爽朗的一笑,道:“不用。我自己去,你也在家。”

而那钟倩倩这会抬起头来,开口喝道:“我要去,毕竟这件事情是因我而起。”

“我也要去。”孙渺这会很是坚定的看着吴敌,开口表明了态度。

吴敌只是面色刚毅的扫了一眼这大厅里的三个女人,开口怒声喝道:“都给我呆在这里,我一个人。谁要是敢跟着我出来,以后老死不相往来。“

话都是到了这个份上,三个女人都是微微一怔。

在他们印象中,吴敌从来没有这般强势的表明过态度。

老死不相刚来,那就是断绝关系。

钟倩倩眼圈一红,悲从心来。孙渺张了张嘴,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只有聂四娘重新坐定在了沙发上,面色冷漠,不知道心里是不是一样冷?

吴敌转身向着外面走了出去,走到门口的时候他顿了一下。

转过头来,看了一眼房间里的三个女人,面色柔和了几分,开口道:“这天下都是男人打天下,女人就在家貌美如花就好。这是男人的事情,你们都不要搀和。还有,要是我今夜没有回来,也不用找了。明天早上,都离开京城,远走高飞。”

百变美女小尤之夏天来啦

交代清楚了,吴敌转身大踏步而去。

那钟倩倩的泪珠子,像是雨点一样落了下来。乡·村···

孙渺看似冷冰冰的,这会转过头去,擦了擦眼角。只有聂四娘坐在沙发上,依旧是面色沉稳如水,只是在心里暗暗的做出了决定。

你要是敢不回来?那么我以我血荐轩辕。

吴敌走向了那明月山庄门口,抬头一看门口的一大群人。这会微微一笑,开口朗声道:“哟,大半夜了还让不让人睡觉?闹腾什么了,都什么点了。”

那徐一刀一看吴敌这样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气的直咬牙。

“就是你把我儿的眼睛射瞎了?”那徐一刀冷眼看向吴敌,开口怒声喝道。

吴敌轻轻一笑,大:“是的,没射在他屁股上。”

那徐一刀一看吴敌这样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这会怒极而笑,开口道:“你可知道他是谁,你可知道我是谁?”

“他是徐朗。”吴敌这会扫了扫黑压压的人群,开口笑着道:“至于你,应该是他老爹。不是常言有句话,打了的老的出来了。”

“好,好,好。”

徐一刀连了三个好,终于是冷声喝道:“既然你把我儿眼睛射瞎了,那么我要把你吊起来,把你射成马蜂窝,让你体会体会这种痛苦。”

“幼稚。”吴敌一笑过后,看向了徐一开口笑着道:“好久不见,六先生。”

徐一看着吴敌,摇了摇头,道:“不,我现在是徐一。”

“哟,以前还是韬光养晦了。”吴敌看向了徐一,笑着道。

徐一只是面无表情的看向了吴敌,开口慢条斯理的道:“这些日子以来,我在两禅寺临风听禅,别有一番意境。要不射瞎了你的眼睛,然后带你回两禅寺,和我一起听听蝉。你觉得,我这个提议怎么样?”

吴敌摇了摇头,开口道:“我真不知道,你是哪里来的自信。”

徐一只是轻轻一笑,道:“今天,我不是徐六,我是徐一。”

“那又怎样?”吴敌望着这徐一,开口道。

徐一很是自信的看向吴敌,开口冷声道:“我站在天象境界巅峰,已经十年了。我是徐一,这个排名错不了。徐二你都不是对手,更何况我了?”

“那你为什么这么久都不对我动手?”吴敌看向徐一,开口沉声喝道。

徐二还是当初的吴玄机出手,才是命丧黄泉。

吴敌的确不是徐二的对手,更何况是这徐一的对手。

徐一只是瞥了一眼吴敌,开口笑着道:“我要是不屑,你相信吗?”

“相信。”吴敌望着那徐一,开口笑着道:“你什么,就是什么。”

徐一看着吴敌,依旧是面色沉稳的道:“当然,还有惜才。不然的话,在那阳明山,你就已经死了。正因为我无所畏惧,所以我才敢放虎归山。真正的猎人,都是有这一份底气。”

“那你今天为什么不继续养虎为患了?”吴敌看着徐一,对于这个韬光养晦的老人有着几分好奇。

徐一只是爽朗的一笑,道:“很简单,虎把我家的人咬伤了。”

“你姓徐?”吴敌望着徐一,开口突然问道。

徐一只是摇了摇头,道:“我知道你想什么,我本名不姓徐。但是,徐家对我有救命之恩。恩重如山,你懂不懂?”

吴敌本来在这一刹那想要离间徐一和徐一刀,问那句话的意思就看有没有谈判的可能。但是,这会一听这话,吴敌顿时明白了。

有些恩情,无法离间。

吴敌望了一眼那徐一,开口道:“动手吧,让我看看徐一究竟有多少手段?”

“你在我手中,坚持不了一炷香的时间。”

徐一看向吴敌,这会英勇的往前跨了一步。

顿时,他就像是一座山,一般巍峨。他就像是一面海一般,浩瀚。

“一刀,你带人往后站一点儿。”徐一看向徐一刀,开口笑着道:“放心吧,这里有我就已经足以,他插翅难飞。”

霸气,狂妄。

徐一这句话得不是吴敌打得过他,而是连逃跑都是做不到。

徐一刀这会很是放心的挥了挥手,带领着身后的一群人都是纷纷后退了几步。

门口的灯光打下来。

有些昏暗。

徐一穿着一袭青色的长衫,一双黑色的布鞋,其貌不扬。

他这会双手画了一个圈。

这天地之间,灯光都是一阵为微微颤颤,仿佛都是要被徐一给切割成支离破碎。

而在灯光下,那徐一却是整个人面色发黑。

黑的像是这无边的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