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罗兰听着乌氏兄妹的遭遇,心底暗暗生出同情,但她并未表露出来,她不喜欢被人知道自己的内心情绪。

“我大哥的伤,还有毒,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那位前辈他,你能在他面前为我们美言几句吗?”乌盈盈眼巴巴看着紫罗兰,想求她帮忙。

“我说的话可不管用,他那个人,可不是那么好相处的!”紫罗兰不敢夸下海口,毕竟她的身份,只是个难以启齿的“战利品”。

战利品制度在西方世界盛行,战神与林风一战败北,在紫罗兰认为,自己就是一件可耻的战利品,只不过她不会自己说破这一点罢了。

当然,林风也没把她当作正常人去看待,始终怀有戒心。

乌盈盈顿显失望,只能等待机会,去哀求那位前辈出手相助……

天色方亮,紫罗兰走出帐篷洗漱,刚刚洗完脸,正在刷牙时,远方山路上驶来一行车队,扬起了烟尘!

紫罗兰忙匆匆钻进帐篷,透过缝隙向外张望。

“怎么了?”乌盈盈惊慌站起身,她仍然没办法聚力聚气。

“有人!来历不明的车队!”紫罗兰常年在外与各种势力厮杀,对异常情况非常警醒,那一队车辆,不像是自驾游的游客!

乌盈盈趴到帐篷边偷偷朝外面看去,目光一震,嗓音都有些变调了,“是苦家的人!”

“仇人?追杀到这里了?”紫罗兰暗暗心惊。

清丽冷艳美女街头跟拍美照

“一定是阿彪这个叛徒!”乌盈盈低声怒骂,六神无主,急得团团乱转。

苦家高手追踪而至,凭她一个人,根本无力抵抗!此刻逃都没地方逃了!

紫罗兰也急得咬牙,难道还要再演一出空城计?

苦家高手来了这么多,恐怕很容易就被戳穿,以她的能力,绝对斗不过这么多人!

车队驶入营地,鬼獒已开始狂吠!

林风依然没有出现,他究竟在干什么?

紫罗兰只能默默躲在帘子后头观望,从那四辆黑色改装车上,接连跃下十多人,有男有女,个个都是一身杀气,不像好人。

“就是这里!?”最前方的那辆车里,阿彪被一名光头男子推下了车。

果然是这个叛徒!

“对,就是这儿!他们一定躲在帐篷里头,我敢拿性命担保!”阿彪拍着胸脯说道:“这里头有个高人!我完看不穿他的境界!”

“哼,只怕你是看走了眼!被人带坑里了!”一名黑色长衫的中年男子嘴角勾起冷笑,挥手指使旁边几个年轻人:“你们进去看看!”

“是,三叔!”四个年轻人阔步向前行去,先后从背后拔出雪亮的长刀!

这群人排成一行,杀气腾腾走向鬼獒守护的那间帐篷,刀光映出他们冷酷残忍的脸,一双双阴狠的目光,首先锁定了鬼獒。

看门狗不除,进不了这间帐篷。

鬼獒龇牙狂吠,扯动铁链,想要扑出去,锁链限制了它的行动,不然此刻已是另一番场景。

“宰了这狗,炖一锅狗肉火锅!”

“剁它!”

四柄刀同时砍向鬼獒,让另一边躲在帐篷里观望的紫罗兰狠狠捏了把冷汗!

就在这一刹那,从帐篷中飞出一抹紫光,快捷无比,穿破布帘,一刀掠过,剁下了四只挥刀的手!

鲜血如喷泉溅出,四只断手仍攥着刀柄,惨烈的嘶吼声已震动旷野!

“活该!”紫罗兰兴奋大叫,林风终于出手了。

苦家那四人踉跄着握紧断臂,边鬼嚎,边后退。狗没宰成,他们每个人都丢了一只手,帐篷外的气氛霎时剑拔弩张,剩下的人纷纷亮出刀来!

紫气东来剑悬停在半空,剑锋遥指苦家众人!

那名中年男人脸色阴冷无比,沉声喝问:“阁下是何方高人?为何要阻拦我等追杀敌寇?可知我苦家有仇必报?”

“苦家是吗?好像个个苦大仇深似的!”帐篷里传出林风的冷笑声,“苦吧着一张张欠揍的脸,你们是一群苦逼吗?活得这么苦,不如改个姓算了,要不,去掉古字,姓草怎么样?”

这连番的羞辱别说苦家众人受不了,隔壁帐篷里的乌盈盈也张大了嘴巴,这位前辈的嘴,可真是厉害啊!

“杀!给我冲进去,杀了他!”苦家老三两道冷眉竖起,火冒三丈,扬手一挥,一柄黑色飞刀凌空斩出,划出一道乌光,卷着鬼泣之音,斩向紫气东来剑!

他是练气七层的高手,实力在苦家众族人中排名第五位,手中掌控的斩尸刀非同小可,祖辈相传,曾斩杀过很多尸魔、大僵!死在这斩尸刀下的人,更是不计其数。

苦搏人发出这号令之时,两名同样是练气期的苦家子弟也亮出了飞刀,杀向帐篷,一名身形娇小的女子,迅速转身从车上取出一张大弩,要射杀鬼獒!

苦家人多势众,一起发力,声势惊人,这样的阵容一般人根本抵挡不了。

帐篷里发出一声冷笑,紫气东来剑光芒骤然暴涨,紫气横贯长空,瞬间就压制住斩尸刀的锋芒!

这一道紫光,长达七尺,一剑横斩,剑锋直接扫死四个人!部齐胸、拦腰而断!

“筑基修士!”苦搏人大惊失色,能将飞剑随心所欲幻化长短,这绝对是筑基强者无疑!并且,这剑的品阶,必定不凡!普通飞剑无法幻化,中品以上的飞剑才有这种能力,苦家老三估计,能幻化成这般尺寸的飞剑,怕是要奔着上品去了。

此时后悔已晚,紫气东来剑秒杀一切,练气修士在它面前如稻草一般脆弱!血光噗噗喷涌,一剑过去,那凛冽的剑气就能杀人,被剑锋碰到,更是立即惨死为两截。

“快走——”苦搏人顾不上恋战,也顾不得其他人的小命,直接撕碎一张符箓当场遁走!

连斩尸刀都没来得及收回!

那名苦家女子已拉开了大弩,三支弩箭顶上了弦,想跑都来不及,只能咬牙释放出这一箭!

“绷——”弩箭朝鬼獒射来,紫芒一闪,三支箭同时被挡下,叮叮几声锐响,弹落在车旁。

眨眼间,这片营地前,已尽是伏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