脖子被捏住,池星有种窒息的感觉,他拼命的挣扎着。

然而池禹比他强太多了,空脉境的气势奔腾不止,那双捏住他脖子的手上,褐色的灵气仿佛钢铁般坚硬。

眼看着池星就要一口气喘不上来,池磊方才将手松开。

“你敢,”池星深呼吸了几口,然后又是几声咳嗽,看着池禹说道。

池禹轻笑了一声,拳头上褐色灵气弥漫,直接一拳重重的打在池星的腹部。

池星惨叫一声,身体倒飞出去撞在院落的围墙上。

他有些惊恐的看着池禹,嘴边隐隐有鲜血滴落下来。

池禹走上去,微微仰头,淡淡的说道:“这是一次教训,如果再有下次,这一拳打的就是你脑袋的地方了。”

池星神色微凝,擦了擦嘴角的血滴,然后快步离开了院落。

…………

日落而升,日复一日。

又是新的一天到来,徐子墨推开房门,看着满院子的落叶与萧瑟。

阳光海滩度假美女唯美照片

他微微皱眉,只见一名挺拔的身影自院落的门口走了进来。

青年脚踩枯叶,周身气势如虹,一步步走了过来。

“有事?”徐子墨皱眉问道。

“你和千雪是什么关系?”池禹淡淡的问道。

他抬起头,目光尖锐且深沉,留着短发,身肌肉隆起,给人的感觉十分精干、利落。

“跟你有什么关系?”徐子墨淡淡的说道。

“你要是不说,我就打到你说,”池禹微微抬起头,声音冷淡的回道:“只有真正优秀的人才能配得上千雪,我会一直守在她身边,不让她被一些宵小之徒蒙骗。”

“又是一个痴情种啊,”徐子墨摇摇头,说道:“你要是喜欢就去追啊,在这充当什么守护者的样子,真是low爆了。”

听到徐子墨的话,池禹微眯着眼,淡淡的说道:“打一场,输了就离开千雪。”

“没意义的争风吃醋罢了,池千雪不是物品,不是谁赢了就归谁,”徐子墨淡淡的说道:“而且最重要的是,你根本没资格做我的对手。”

“瞧不起谁呢,”池禹轻吼一声,身上灵气涌动,赤褐色的灵气弥漫周身。

他左脚微微朝后退了半步,直接一拳朝徐子墨打来。

拳风凌冽,在空中响起一阵音爆声。

徐子墨神色淡然,眼看着那一拳接近他的脸庞,长发被拳风吹得朝后飞起。

他轻笑一声,缓缓伸出右掌,一掌挡在池禹那势不可挡的利拳之前。

拳头狠狠的碰撞在徐子墨的右掌之上,赤褐色的灵气弥漫四周。

徐子墨神色平静,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池禹脸色微变,他大吼一声,身上赤褐色的灵气更加汹涌,拳风也更加的锐利。

“没意义的战斗,”徐子墨摇摇头,淡淡的说道:“不管你有没有恶意,冒犯我总要付出一些代价的。”

徐子墨说着一把抓住池禹的右拳,只见他一步跨出,胳膊的肌肉微微隆起。

徐子墨抓住池禹的手腕,直接将他朝地面上甩去。

池禹的身体重重的摔在地面上,只听“轰”的一声,漫天尘土飞扬。

徐子墨并没有打算停止,随着他的手臂来回摆动着,池禹的身体也跟随着他的甩动,重重的撞击在左右两边的地面上。

徐子墨就这么一直摔了许久,似乎有些不过瘾。

他缓缓来到院落一旁的紫稞树上,拖着池禹已经血肉模糊的身体,再次朝大树撞去。

“住手,”这时只听一道轻喝声传来,池千雪从院落的门口连忙走了过来。

徐子墨轻笑一声,看着一旁已经血肉模糊的池禹,他低声说道:“便宜你小子了。”

“你在干什么?”池千雪看着池禹现在的状态,微微皱眉朝徐子墨问道。

“有人找我挑战,自然是应战了,”徐子墨轻笑道。

池千雪微微皱眉,她看着池禹,关于池禹的性格她也知道,这件事恐怕也是池禹引起的。

池千雪叹了口气,从纳戒中取出一枚丹药,然后蹲下身子放入池禹的嘴中。

徐子墨看着这一切,平淡的回到了房间中。

丹药入口,池禹的意识才有些清晰起来。

“你没事吧?”池千雪看着池禹现在的模样,语气莫名的问道。

池禹笑着摇摇头,就这么静静的看着池千雪。

“我送你回房间吧,”池千雪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池禹的脸色有些发红,连忙摇摇头。

这个对武道痴迷的男人此刻也就只有面对池千雪的时候,才会露出跟他年龄相符的青涩。

池禹说着就要站起身离开,但他受的伤确实有些重。

尽管只是一些普通的皮外伤,他刚刚站起身,就因为身的疼痛,又瞬间坐了下来。

“行了,别逞强了,”池千雪拉着池禹的肩膀,一步步带着他离开徐子墨的小院。

……………

院落在紫稞树依旧孤独的伫立着,一道脚踩枯叶的脚步声突然响起。

徐子墨看向房间门口,只见小桂子急忙走了进来。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徐子墨疑惑的问道。

他知道刚才应该是池千雪带着小桂子来这里的,不过他可是给了小桂子一星期的时间啊。

“师兄,我差点就回不来了,”小桂子语气急促的回道。

“怎么回事?”徐子墨微微皱眉。

他知道那姜莫愁虽然获得了第三战体,但他本身的修为只有凝脉境,根本不可能发挥出战体的真正实力。

而小桂子怎么说也是真脉巅峰,快要踏入空脉境,抓住姜莫愁应该不难的。

…………

“师兄,本来我跟踪他好好的,结果半途被一名老者给发现了,”小桂子解释道。

“老者?认识吗?”徐子墨皱眉问道。

“不认识,他带走了姜莫愁,而且还抓住了我,”小桂子回道:“那老者十分强大,我几乎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

要不是他没有杀心,估计我就回不来了。

另外,他还让我给你带一句话。”

“什么话?”徐子墨问道。

“命运是无法更改的,有些东西终究是宿命,终有一天会来临的,”小桂子说道:“这是他的原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