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此刻它余光看向一直没有动手的楼乙,眼神之中满是诅咒之色,它似乎已经知道了自己在劫难逃,可是它却不怕,因为数月前它已差本族子嗣前往赫连山脉,相信老祖宗会念在其同宗同源的份上,出手帮它解决这些狂妄自大的人族修士。

然而它知道自己无法看到老祖威风凛凛的模样了,它做梦都想着有朝一日,血脉得以进化,凭借自身走进赫连山脉之中,成为赫连山脉的妖尊,甚至是妖皇。

它恨这个人类,恨不得亲手将其碎尸万段,恨不得饮其血、啖其肉、啃其骨、毁其魂,让其永不超生。

就在它再次被虎痴砍翻在地后,它便知道自己的命到此为止了,然而就在这时那个一直没有出手过的人类,却阻止了他杀死自己。

碧睛山狮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同时也暗自庆幸自己还活着,虽然它不知道对方打得什么鬼主意,但是活着就有机会,活着就能够报仇。

楼乙不仅阻止了虎痴,同样的也阻止了许家三兄弟,只是可惜了那犀妖王,莫名其妙便死在了许鬼的掌下,之后楼乙便让他们不要下杀手,只让这些妖王无法动弹即可。

他早听闻赫连山脉的妖族,准备介入圣山这边发生的事情,妖族解决的方式非常直接,那就是派遣妖尊前来屠杀,在北域之地妖尊虽然不会主动从赫连山脉深处走出,但不意味着它们会容忍人族肆意捕杀它们的子嗣后代。

当年的协议究竟为何,楼乙不得而知,唯一清楚的一点就是,妖族惹不得……

这十万大山之中妖尊无数,甚至可能还有妖皇的存在,它们就像是诤山的龙神一般,绝不是此界人族修士可以匹敌的。

楼乙来这里的目的,一个是祭拜松神,另一个就是解决赫连山脉的妖族之患,百屠魁雄跟百屠魁伟两兄弟,来自南州之地,他们永远不会知道得罪赫连山脉妖族的后果有多可怕。

楼乙当初为求自保,曾数度进入赫连山脉,终于帮助凛霜虎王成功晋升为凛霜虎尊,从此之后在这北域之地,便多了一位妖族靠山。

俏皮文艺少女

然而即便是这样他仍然心有余悸,同妖族打交道需要万分谨慎小心,人心固然难测,这妖心比人心更加难以揣夺,因为妖族天生喜怒无常,可能极为普通的一件事,也会引起轩然大波。

所以楼乙不能杀掉这些妖王,却要让它们明白一件事,他不是怕它们,而是希望能够和平共处。

楼乙来到狮妖王的面前,笑着问道,“现在能好好说话了?”

狮妖王本能的就想吼出声来,却被虎痴朝其脑袋狠狠的拍了一下,登时打得它眼冒金星,一口气憋在喉咙里,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吼声。

“别那么暴躁,好歹也是圣山这片的妖王首领,我是来道歉的,不是来打架的,更不想被们吃掉。”楼乙慢慢说道。

那狮妖王极为人性化的翻了翻白眼,而后身体慢慢回缩,变回了人形模样,它望着楼乙问道,“这就是道歉的方式?”

楼乙笑着说道,“我是很有诚意的啊,只是们太暴躁了嘛!”

听到这话,狮妖王险些气晕过去,偷偷的扫了眼虎痴,发现对方仍恶狠狠的瞪着他,在心里计较一番道,“到底想怎么样?”

楼乙没有回答它,而是坐到了它的面前,与它距离不过尺许,如果狮妖王想的话,一伸脖子就能将他吃掉。

看着近在咫尺的美味,不知为何它却觉得异常难以下咽,对方感如此肆无忌惮,必然是有底气的,所以它没有贸然行动,只是拿眼瞪着他,这家伙眼睛闪耀着碧色光芒,给人以极大的心理压力。

楼乙叹了口气道,“这次圣山之行,我的确是来道歉的,属下不懂规矩,得罪了诸位,我这个做老大的,自然是要来赔礼道歉的,但是这不代表我要将脖子伸出来给们杀,懂吗?”

狮妖王没有言语,仍然看着他,想看看他接下来想搞些什么名堂,楼乙将脑袋凑了过去,意味深长的问道,“想成为圣山真正的妖王吗?”

碧睛山狮浑身一颤,一双眼睛瞪的更大更圆了,成为妖尊自然是它一生的追求,但是统御整个圣山妖族,却是它目前最大的愿望。

现在的圣山妖族,之所以愿意听它指挥,那是因为它们切实感受到了威胁,而这碧睛山狮因为与赫连山脉碧眼天狮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所以大家都认为,它可以帮助它们免遭这些人类修士的屠戮。

但是实际上就连它自己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请出老祖宗来帮助它解决此事,更何况这一次它们一众妖王惨败与楼乙之手,面子算是彻底丢尽了。

能够想象的到,等楼乙离开后,整个圣山的妖族会如何看待它这个临时的首领,本就不怎么团结的它们,很快便会各自为战,刚刚凝聚起来的势,便也要烟消云散了。

它现在的激动,自然也就很好理解了,楼乙取出两瓶丹药,摆在了狮妖王的面前,开口道,“这是我对圣山妖族的补偿,由来代为转交,也算是我的一些补偿吧。”

狮妖王的眼神之中带着怀疑,探出巨大的手掌,将这小小的丹瓶捏在爪子上,凑近鼻子嗅了嗅,没有什么味道,而后它又将瓶塞取下,这次鼻子轻轻一嗅,便感觉到了体内妖血有沸腾的感觉。

它庞大的身躯一震,险些将这瓷瓶捏碎了,它抬头激动的问道,“这里面是什么?”

楼乙平静的说道,“是我炼制的一些丹药,可以促进们的修为。”

“本妖王如何能够信的过?们人类诡计多端,如何取信于人?”狮妖王质疑道。

楼乙笑着指了指不远处躺倒在地的一众妖王,反问道,“这难道还不足以取信于?我现在就能杀光们所有妖王,何需浪费我这极品的灵血丹,要知道这东西炼制起来极为不易,我自己都不够用呢!”

楼乙说的自然都是实话,不过炼制的问题,暂时解决了,他从海神宫回来之后,利用那些海族的遗体,凝聚了大量的血晶,而且其中不乏修为高强的存在。

甚至小白还送了他一份大礼,那只被它干掉的深渊之皇,那可是真正的十阶海族,这可不是什么普通的大乘期修士,至少也是相当于齐衡与老刀翁这般的存在。

只不过楼乙暂时没想好用它来做些什么,但是它的那些子嗣的尸体,却为他提供了海量高品质的血晶,如今灵血丹的药引子算是彻底解决了,炼制也不过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这一批灵血丹的品质极高,一来是因为血晶的品质高,二来则是他炼丹术有了长足进步所致。

狮妖王听了他的话,再看看四周横七竖八倒下的妖王们,叹了口气道,“好吧,本王暂且信一次,只是凭借这小小的丹药,就想化解这次的事情,是不是有些太过天真了?”

“先尝尝再说话。”楼乙平静的说道。

狮妖王眉头一挑,心道,“这人类竟然对此丹如此自信?莫不是真的有什么奇效不成?”

它小心翼翼的从瓷瓶中倒出一粒,看着这殷红如血的丹药,上面错综复杂的布满了网状的血痂,三道清晰可见的金纹绕着丹身转动,一股奇异的香气从丹身之上散发出来,勾起了它无穷的吞食欲望。

狮妖王猛吸一口气,随后便将丹药丢入口中,那丹药在其口中爆开,化作液体流入其腹中,融入其四肢百骸,一瞬间它便感觉身体充满了能量,血脉膨胀,血液循环加速,有一种热血澎湃之感。

甚至于它感受到了自身的力量再攀升,这不是暂时性的,而是永久性的提升,并刺激着它的血脉,让它感觉自身仿佛升华了一般。

狮妖王狠狠的吞咽着口水,强忍着不去吞食其他的灵血丹,因为它知道,凭借着这些丹药,的确能够使它成为圣山所有妖族的妖王。

楼乙见它意动了,于是抛出了第二个巨大的诱惑,他告诉狮妖王,只要能够保证圣山的妖族,不再肆意侵犯人族的领地,他可以保证在百年内,帮助其突破现有桎梏,成为妖尊。

这一次狮妖王彻底的傻眼了,它甚至激动的热泪盈眶,不知为何虽然这听起来像是天方夜谭一般,可是却让它莫名的觉得对方的话可以信赖。

成为妖尊是它毕生所愿,这一刻它甚至已经幻想着自己背生双翼,叱咤风云的模样,碧眼妖尊,嘿嘿嘿……

楼乙其实并不需要那么久就能够办到此事,他看得出眼前这妖王,已经具备了晋级的资格,而且它的妖族血脉也非常强大,奈何圣山资源有限,妖族之间的势力又是错综复杂。

它想要成为妖尊,必定会被其他妖族阻拦,因为这势必会打破圣山的格局,不过楼乙却可以帮它震慑住这里的妖族,同时加快它晋升的速度,毕竟他已经有了帮助凛霜虎尊的先例,但是前提是这家伙值得他这么去做。

他需要时间来观察它,一百年应该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