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阿衰,你来帮彪哥看看,是…是不是我眼花了!”

“好的彪哥,我来看看!”

对于顾客想要做什么,只要他们不伤害他人,不做出危险的动作,这几名保安一般不会理睬,甚至还会上前帮助他们,只是这几人却是全程被他们死死的盯着,只要他们敢跨越雷池一步,等待他们的恐怕就是乱棍齐舞。

啊…

就在阿衰看到上面无数的零的时候,双腿一软直接跌倒在地,正好本已是浸透的脑袋再次磕在了机器的边缘。、

“喂!你们在做什么!给我出来!”

几名保安听到这里的惨叫,迅速的把他们包围起来,唯恐他们会做出什么过激的行动。

“出来了,几位别冲动,我们没事!”

风彪连忙的解释道,顺便赶忙把阿衰拖了出来。

见到他们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几名保安也快速的解除了警戒,“取钱你大惊小叫什么,难道你还能被钱吓死!还有你那同伴该去医院了!”

有人善意的提醒道。

“不好意思,我们先走了!打扰了!”

清新少女车厢内俏皮可爱活泼好动写真图片

风彪点头说道,急忙带着几人迅速的离开这里,那上面的显示的数字实在是太过惊心动魄,十亿这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没想到自己竟然也可以手握十亿。

咕咚!

嘴里狠咽一下口水,“彪哥,我们发财了!”回到车里的阿衰面色潮红,已是语无伦次,充满了兴奋的说道。

面对那么多的零,不可能还有人能够如此淡定,而且十亿足可以让他们吃穿不愁甚至还能随便折腾,估计他们就算折腾一辈子都花不完这些钱。

风彪也是一脸的震惊,他想过主人不是吝啬之人,可当这么多钱拿在手上的时候,他才知道钱对于炎辰来说真的就是一个数字,可是放在他的手上却是一个烫手的山芋。

“彪哥,我们去大吃一顿吧!好久就不曾吃上一顿好饭!到时候在玩玩,彪哥你看如何…”

一旁的阿衰一脸媚笑的说道,这么多钱他都想不出来要这么花,按照他的想法来说,即使是烧钱自己这一辈子也不见得烧的完。

“吃?玩!”

只见从风彪的嘴里缓缓的吐出两个字,双眼严厉的盯着此人,一只机械的手掌瞬间扇了过去。

“在有这样的想法,别怪我清理门户!走,去周氏庄园!”

满含杀意的语气让阿衰面色一顿,这一巴掌直接让他清醒了过来。

“是!是彪哥!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想到风彪的手段,在联想到炎辰以往的做法,阿衰顿时全身从上到下升起了阵阵冷意,钱再多,花不了也是没用,

虽是抽了阿衰一巴掌,可风彪还在严厉的警告了一番,因为他知道钱真的可以让一个人丧失理智,甚至会做出一些以前想做却又不敢做的事情。

坐在车内的风彪外表看起来并没有太多的面色变化,可心里时刻都在掀起惊涛海澜,十亿若说不动心,那是假的,可是在想起自己答应的事情,看着手上的这张卡,也许自己选择的这条路是对的。

是炎辰给了他再次扬眉吐气的希望,想明这里,数日来压在风彪心头的阴霾可算是等来了晴天之时,而他更加清楚的知道,这些钱是炎辰让他做事情的,而且看来事情还不简单。

而周氏庄园,周武阳却是在一脸愁容的看着外面,这炎辰已经回来一日,可唯独不见他与自己联系。

看着外面的倾盆大雨,周武阳久久的陷入了沉思之中,这个炎辰的手段他已经领教过了,他的确是在夜里去了皇都一趟,然后杀手组织的事就传了出来,可那是一个成名百年的组织啊,就这么简单被炎辰灭掉,那这个炎辰到底是何方神圣,还是他背后有什么神秘的力量。

“老爷,外面有人在喊门,说是风彪!此人可是以前孙硕的手下!”

”风彪?孙硕的那个打手!他来做什么?“

周武阳很是奇怪的问道,他可是和这个风彪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来往,而且曾经他们和孙家可是对头,互相已经看对方不顺眼多年,他还记得当时听到孙家被灭的时候,他还很是开心的。

周武阳沉思了片刻,接着说道,“让他进来吧!我在这等他!”

阿汤身为周家的管家对于老爷的一切都熟知非常,今天老爷怎么特殊的会在大厅里接见这个风彪,据他所知他们可并没有什么联系,而且风彪只是一个打手,有什么事情值得老爷这么做。

“是!老爷!”

门外的风彪却是一脸的小心之色,以前他可是从来没有踏进过这么高档的地方,海平四老的故居早有耳闻,他们留下的底蕴可不是一个小小的孙家就能抗衡的,当初之所有他们没有动孙家,只不过是忌惮他背后的势力罢了。

如果真要拼起来,即使是面对海平四老其中一人,孙家也只能甘拜下风,单看门口这几人,就不是他风彪可以对付的角色,各个都是六品武者,对付他一个小小的武学者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铁门外的他们只得静静的坐在车里,等待着周氏族长能够真的让他们进去。

“你们可以进来了!不过我们需要搜身!”

一名正在门口警戒的男子身穿雨衣朝着他们再次走来,打开车门,便看到了车内很是奇怪的几人,甚至还有一人的头部被浸成了血红之色,“进去吧!”

随着他的话语落下,那扇沉重的铁门被人缓缓的打开,眼前一幕硕大的庭院赫然映入了眼帘。

风彪深吸一口凉气,压下心中的震惊,周武阳能够见他也实属超出了他的意外,车辆缓缓的朝着前方行驶着,大约一刻钟后,一间古朴的房屋出现在了眼前。

“到了,几位请下车!”

从前方车内下来一人,直接帮他们打开车门说道,对于他们这几人身上那奇怪的装扮并没有加入过多的关注,门口一直等待他们的阿汤这时也缓缓的走了过来,递上几把雨伞,算是表达了初见的一份谢意。

“老爷,人,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