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就在他感到震惊不已之时,身后却传来了不怎么和谐的声音,虎痴将自己整个弄进了那只蟹螯之中,一番搜刮之后,将已经吃空掉的蟹螯打碎,打着饱嗝从里面走了出来。

那碎裂的蟹螯倒向了后方,虎痴砸吧砸吧嘴冲他说道,“总算是吃饱了!”

楼乙回过头来,指着那片白骨天地,对虎痴说道,“就对这个地方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虎痴抖了抖身上的蟹肉跟碎渣,抬头看向前方,嘬着牙花子问道,“一堆破骨头有什么好说的?又不能吃!”

“就只知道吃吗?”楼乙问道。

“俺娘说了,人活在世上,就是为了能吃饱饭,吃饱饭才有力气做想做的事情,俺娘说错了吗?”虎痴疑惑的问道。

楼乙顿觉无言以对,这话的确是没错的,可是从虎痴嘴里说出来,却感觉像是变了味道一样,这家伙恐怕想做的事情就是吃饱肚子吧?然后无限重复着这件事,似乎这一切看起来都没错,却让楼乙感觉无比的别扭。

他觉得跟这个家伙讨论这个问题实在是对牛弹琴,所以转身不去管他,开口说道,“走吧,去前面看看!”

这白骨遗地仿若没有边际,因为楼乙的确是看不到对面,在这片茫茫白骨地的正前方,是一道从天而降的天河。

楼乙抬头看向天空,天空之上闪耀着五颜六色的奇异之光,一个巨大无比的穹顶笼罩在正上方,可是这穹顶此刻却是千疮百孔,甚至那汹涌的海水都倒灌进来。

只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穹顶垂落而下的海水,却并不是直线坠落,而是像受到某种神秘力量的牵引,绕着这片空间旋转,并延伸出来无数的直流,看上去就像是无数的树根植根与这方世界当中。

唯美女孩初春户外唯美写真

“呼,还有更让人震惊的事情吗……”楼乙喃喃自语道。

“那根蟹足还吃吗?”就在楼乙感慨之余,虎痴探头过来问道。

楼乙的脸颊抽搐了几下,将手里的蟹足递了过去,虎痴见他脸色有些不太对劲,连忙放下已经伸到嘴边的蟹足,辩解道,“我是怕浪费了,凉了就不好吃了!”

“嗯,嗯嗯……”楼乙胡乱的点了点头,心里想的却是,这个辩解究竟是有多么的苍白无力。

转头不去理虎痴,抬眼看向极远处的那条天河,不知为何他总有一种错觉,那就是这甜河之水是倒流向天空的,可是他又觉得这歌想法太过天马行空。

自嘲的笑了笑,踏上了这满是白骨之地的沙滩,这里的沙砾十分的粗,同之前的海沙截然不同,这似乎是珊瑚沙,每一粒大小都接近黄豆般大小。

踩在上面会发出咔哧咔哧的声响,就像是踩在酥饼上一样,四周一眼看去满目荒凉,除了那巨大的骨山,再也没有丝毫活物。

他们的行进速度非常之快,因为这个地方让楼乙感到毛骨悚然,这里似乎是一处古战场,而且是海族的古战场,他看到了许多巨大无比的鱼骨,甚至还有已经风化剥蚀严重的龙骨。

天上那道遮天穹顶也让他极为在意,那么巨大的穹顶,究竟为何会破碎,究竟是谁拥有打碎它的力量。

还有这满地的骸骨,究竟是怎样的战斗,才会形成如此惨烈的场景,实在是太压抑了。

正想着的时候,突然听到后方传来砰的一声巨响,他猛一转身,发现虎痴举着碎心,被什么东西给拖向了一旁,在他的上方,似乎是一道散发着莫名之光的触手。

它像极了章鱼的触角,可是上面却没有吸盘,而且它的外侧呈现出墨蓝色,隐隐有星辰之光闪动。

“别慌,我来救!”楼乙此刻来不及细看此物,因为虎痴已经被它拖着离自己越来越远,再不救他只怕就晚了。

他迈开步子冲了过去,速度快得宛如一道光,碎心被虎痴狠狠的扎向下方的珊瑚沙地,与珊瑚沙发生摩擦,迸发出刺眼的火花。

然而就在楼乙快要到达对方身前的时候,又有一道触手,悄无声息的从沙地中拱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楼乙裹了个结结实实。

“什么?怎么会?!!”

楼乙对于突如其来的一幕,感到无法理解,即便他的神识被压得只有丈许,可是也不至于完感受不到敌人的攻击,对方到底是什么?究竟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

冻气从体内疯狂释放出来,然而楼乙却发现,这似乎并不足以让对方冻结,这诡异的触手,竟然还能够抵御玄冰之力。

他现在四肢被束缚,无法使用武器,形式转瞬间陷入到了绝对的劣势之中,就在他们被越拖越远,眼看没得救了之时,一个声音从天而降。

“蛟角杀,嘿!!!”

一道巨大的影子从天而降,楼乙只感觉眼前一道乌光一扫而过,随后便听到那触手被斩成两段的声音,那救了自己的家伙,瓮声瓮气道,“没事吧?”

楼乙将黏在身上的恶心粘液甩掉,定睛看去,看到一个身高足有五丈的半人半蛟的生物,正一脸关切的望着他。

起初楼乙不太敢确信,当他看到对方手里的那柄骨斧之后,才尝试着问道,“可是兀屠兄弟?”

那人形蛟龙瓮声瓮气道,“正是!”

楼乙有些喜出望外,刚开始以为这里就只有自己跟虎痴两个人,没想到竟然意外的遇到了兀屠,再看向远处,发现二三十个身影,正在同虎痴一起,对付那些神出鬼没的触手。

他的心稍稍安了一些,问道,“可知那是什么吗?”

兀屠蛟龙眼瞳中闪过一丝忌惮,甚至楼乙还看到了他眼中含着一丝畏惧,而后他瓮声翁气道,“这海神渊其实来自上层世界,并不是此界之物,而这古龙宫的主人,原本属于一种叫做星界虚空的可怕龙族。”

兀屠随后跟他讲了一个故事,那是不知多少岁月之前发生的事情了,却是整个洪渊海族口口相传的传说,记录了昆吾界可歌可泣的一场覆海血战。

整个洪渊数亿海族,同这些外界降临的龙族展开了一场持续了万年的可怕大战,这片珊瑚沙滩不过只是其中的一块战场,它们的战斗甚至撕裂了整个昆吾界,引发了滔天巨浪吞没了整个世界。

不过大部分后来生活在这里的种族,并不知晓当初发生的事情,玄龙一族自上界而来,率领所有洪渊的海族,对它们发动了致命的袭击,将罪魁祸首封印进了归墟海眼深处。

可是那可怕的星界虚空不死不灭,所以玄龙之主不得已,只能世代守护在海眼的附近,以防止它脱困而出……

楼乙猛然想起了当初他所看到的那一幕,姬广为驾驭着青铜战车,挥动着紫雷无极剑,想要冲进归墟海眼的那一幕,那时候玄龙之主曾现身过,并呵斥其无知凡汝,还愤怒的斥责他妄图撼动墟牢。

那么这墟牢之中所关着的就是那星界虚空了吧?那么自己的刀痕空间内,那道眼门后面关着的又是什么呢……

楼乙不仅有些毛骨悚然,而且星界虚空又是什么?为何感觉名字如此奇怪,他想起了当初的封神斩将,它带着自己领略了它的记忆,难道在这宇宙之外,还有未知的宇宙吗?

不然如何解释封神斩将的来到,它是真实存在的,如今就呆在刀痕空间之中,那么那个巨大的黑洞内那双令人惧怕的血红眼瞳,是否同墟牢中的怪物来自同一个地方。

楼乙深吸一口气,看向这连绵不绝的骨山,十亿生灵脏骨于此,而且都是海族中最强大的存在,却只为了阻止那个被称作星界虚空的强大龙族。

然而可笑的是,付出了十亿的庞大代价,却无法杀死对方,还迫使玄龙之主敖兴将其封印在了归墟海眼之中。

此刻他望向了那些闪烁着星空之色的触手,一股无名之火烧了起来,前方虎痴与巫蛮族的酋骨勇士正联手想要将这些触手逼退。

止水仙剑爆发出刺耳的嘶鸣声,像是感受到了他内心的愤怒,十亿生灵藏骨之地,岂容这些污秽之血继续荼毒!

天空之上一道巨大的冰环形成,这是楼乙施展气吞山河之后的异象,兀屠吃惊的望着身边这人,此时他给兀屠的感觉,就像是平静海面后方即将到来的暴风雨。

巨大的冰环不断向着四周延伸,将这方空间的水拉扯下来,这一刻他心无旁骛,止水仙剑上扬,一条巨大的冰龙虚影,从冰环中探头而出。

它张开龙嘴喷出玄冰色的雾气,冰雾之中夹杂着无数的玄冰之刃,铺天盖地的扫向下方的珊瑚沙滩。

楼乙很清楚这些触手并不惧怕玄冰,甚至对它具有极强的抵抗力,然而如今的楼乙,并不单单只是以玄冰之气冻结此地,更是暗中将招式做了巨大的调整。

冰雨坠落而下,像是老天在哭泣,为了这十亿死去的亡魂哭泣,楼乙面若寒霜,止水仙剑爆发出刺目的冰蓝之光,他的眼瞳闪耀着无情的冷光,缓缓开口道,“都给我滚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