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场总共只有八盏灯,距离相等,而球场所在位置,刚好是处于学校的最中央。

天狼让我们沿着灯往后退一百米,其目的就是想让我们八人平均分散在校园内。

苏秋雨看到短信后,变得更加焦急害怕了,她把我当成了唯一的依靠,甚至还喊了我一声:

“李晓……”

随着天狼的命令发出,其余人都抓紧时间的往后退,都不愿意落后,想要第一时间到达目的地,开始自己的计划。

转眼间,整个篮球场就剩我和苏秋雨。

我也焦急的冲她喊道:

“听天狼的规则先往后退,不要害怕!”

说完后,我沿着校园看了圈儿,周边乌漆抹黑的什么都看不见,唯有我们所在的篮球场上有光亮。

我冲苏秋雨摆了摆手,自己也赶紧开始往后退。

苏秋雨实在没办法,见我都动身了,只好愁眉苦脸的往后退,一边走还一边看着我。

走了大概三四十步后,其余的同学都被篮球场的光线遮住,隐藏在黑暗里,包括我右边的苏秋雨,她也肯定看不见我。

黑白气质

我左右瞅了瞅漆黑的周围,咬牙提快了速度,几乎用跑的完成了天狼所说的一百步。

站定后,我定睛向苏秋雨退后的方向看去,可惜现在的校园实在是太黑暗,今晚又是没月亮的乌云天,根本什么都看不清。

大约过了十几秒钟,天狼发出了信息:

“所有同学已准备完毕,现在游戏开始!”

看到消息的第一时间,我立马迈腿往前奔跑,想着先找到苏秋雨再说。

这丫头无助的模样,实在是让人心怜。

因为黑暗,导致校园的能见度极低,我跑了个大概的距离后,就渐渐放慢了脚步,警惕的把甩棍抽出来,沿着边缘慢慢摸索。

说来也怪,我和苏秋雨相隔的距离并不远,但我至少跑了百米远,可依旧没看见她的人影。

整个校园静悄悄,我也不敢大声喊叫,更不敢掏出手机,因为声音和光亮等同于把自己位置暴露给所有人。

我只能地毯式的边缘搜索,同时也顺便找找天狼令。

操场虽然大,但很空旷,唯一的天狼令不可能就这么扔在地上等我们捡,一定是藏在了某处建筑里。

我第一个目标,便是熟悉的教学楼。

不远处的教学楼依稀能看到些轮廓,我小心翼翼的往过移动。

途中,我没有看到任何人,也没有听到任何的打斗声音,大家估计都在埋头寻找。

其实这段时间,应该是最安的,因为组队人多势众的刘文建等人,也被天狼分开,他们要集合起来,还是需要时间。

很快,我没有任何阻拦的摸到了教学楼边。

可当我准备上楼查找时,发现一楼从来不关的铁门,已经被锁上了。

这也证明,天狼似乎不愿意我们去楼层竞争,所以校园内的其它楼层,也不用去看了。

只是这样一来,天狼令到底会藏在哪儿呢?

我带着疑惑慢慢往前走,这时候,我突然发现前方有两个人影,也正在往教学楼走来,虽然周边黑暗,可他们手里明晃晃的尖刀,却被我清楚的看到。

我不想在这时候和他们正面交锋,准备调头换个方向跑时,结果又看到前面拐角处的墙壁边,蹲了一个人。

我悄悄的往前走了两步,看到她娇弱的身材和长发,瞬间明白,她就是苏秋雨。

她比我想象中要聪明的多,退完一百步后,并没有傻乎乎的原地等死,而是选择逃离。

此时,远处的两个人影行进的方向,刚好要经过苏秋雨。

我皱了皱眉,加快速度的跑了过去,苏秋雨听到动静后吓得猛然站起身,张口就准备尖叫。

我往前一窜,抬手捂住了她的小嘴,同时小声说道:

“是我!”

苏秋雨吓得瞪大双眼,浑身颤抖,看清楚是我后,眼泪珠子一滚就落了下来。

没时间跟她多说,我冲她比了个“嘘!”的动作。

随后拽着她,沿墙边往后逃离。

刚才准备上教学楼时,看到铁门边上,有个楼梯的漆黑夹角,刚好可以藏人。

我毫不犹豫的拖着苏秋雨蹲了进去,把她挡在身后。

没过多久,我就听到两道脚步声靠近。

苏秋雨吓得死死抓住我的手,另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我也屏住呼吸一动不动。

我听到他们上前摇了摇铁门,骂道:

“曹!门是锁着的。”

“看来刚刚那两人没进教学楼,应该往前面跑了,追!”

说完,两人快步的离开了这里。

刚刚说话的人是张成立和丁达博,没想到他们集合的这么快,就是不知道刘文建和吴媛媛现在去了哪儿。

我在原地等了两分钟后,这才小心的探出身子,看到周围没人,对苏秋雨小声说道:

“他们走了,出来吧!”

苏秋雨害怕的慢慢跟了出来,委屈着脸上还挂着泪。

我皱了皱,看着她认真说道:

“听着,天狼的游戏你见过的,它从来不相信眼泪,生存机会是靠自己争取的,你明白吗?”

“打不过别人,就用脑子!”

苏秋雨被我教训的抿住嘴,总算把眼泪憋住。

教学楼应该是每个人都会来看一眼的地方,此地不宜久留。

我示意苏秋雨跟上我,随后沿着刚刚两人走的反方向摸去。

苏秋雨在身后弱弱的小声说道:

“我有动脑筋,我刚刚准备躲进教学楼,可是关门了……”

我点了点头:

“这就对了!这次游戏其实即使找不到天狼令,只要能够躲到天亮,也算赢!”

由于跟苏秋雨说话,导致我和她拐弯时,都没注意,竟然迎面撞上了个人。

我和那人同时惊吓的往后退步,举起了武器。

定睛看去,居然是曹皓!

他显然也没有注意到我们,手里准备的尖刀,格外扎眼。

面对他一个人,我也没在怕的,就这么和他对峙着。

结果曹皓率先说道:

“李晓,我和你没仇,我们都是单独行动,没必要现在打!”

我果断的点点头,同时把甩棍收了起来。

(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