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过一个山谷的时候,车队缓缓停了下来。

“小姐,天色已晚,这游龙山脉内是许多事物还是未知,不如我们在此地修整一晚上吧。”程伯出声问道。

“好,全凭程伯安排即可,”轿中的青萝女子吩咐道。

伴随着车队停下,众人选了一块相对空旷的地方。

然后搭建帐篷,扎营落地。

有护卫将白天遇到杀死的妖兽清洗了一番,随后升起篝火,开始打水做起了晚饭。

徐子墨躺在黑暗天虎的背上,这一整天他都没有闭眼,而是在神州大陆中修练着撼天之术。

反正要横穿游龙山脉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徐子墨也干脆将这段时间用来修练。

没过一会儿,已经能够闻到浓郁的肉香味,空气中都飘散开来。

两名护卫打了一碗肉汤,率先端给了青萝长裙的女子。

女子看着肉汤沉默了少许,最终一步步来到了徐子墨的面前。

“呐,给你。”

清纯美女林若恩森林公园外拍写真

徐子墨缓缓睁开双眼,看着面前的肉汤,轻笑了一声,“你就不怕我是坏人?”

“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青萝长裙的女子微微蹲下身子,看着徐子墨祈求道。

“那你这肉汤我可不敢喝,”徐子墨笑道。

“我叫蔡玥,”青萝女子自我解释道:“说实话,我之所以带上你,给你肉汤,是因为我的直觉告诉我,你不简单。”

“然后呢?”徐子墨问道。

“我们蔡家是这西晋府最有名望的家族,一年前我的父亲得到了一枚破境丹。

顾名思义,就是让脉者打通第六道脉门,从而进阶帝脉境的丹药。”

蔡玥认真的讲述着,“后来因为这枚丹药,我们蔡家被卷进一场纷争中,后来甚至在半年前被灭族。

幸好父亲早已经将破境丹藏了起来,我被仇人抓去逼问丹药的下落。

就在几日前,父亲的亲信也就是我们蔡府的管家,福伯将我救了出来。

我们如今正在逃亡,想要去往九州域。”

“你已经逃出来了,还跟我说这些干嘛,”徐子墨说道。

“可我现在很怀疑,怀疑福伯,是他出卖了父亲,走漏了破境丹的消息。”蔡玥说道。

“我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想请公子帮这个忙。

如果不是福伯,皆大欢喜。

如果是他,我希望公子能护送我去九州域,我愿意将破境丹送给公子。”

“给我也不给他们嘛,”徐子墨笑道。

“他们是我的仇人,”蔡玥淡淡的说道。

“其实破境丹我不在乎,杀不杀这些人也无所谓,最重要的是,我要是心情好,帮帮你也无妨,”徐子墨说道。

“公子想做什么?”蔡玥问道。

“你看这大雨磅礴的,也不知道让我去你那轿子里避避雨,”徐子墨笑道。

“公子要来也可,”蔡玥坦诚的说道。

“小姐,”正在这时,只见不远处的福伯注意到了这边,连忙走了过来。

对着蔡玥说道:“小姐,还是离这些身份不明的人远一些。”

“劳烦福伯了,”蔡玥笑了笑,随即看了徐子墨一眼,便走上了轿子中。

“小子,别说我没警告你。

我们正在躲避追杀,不想死就赶快离开,”福伯看着徐子墨说道。

“凑巧,我这人最喜欢凑热闹,”徐子墨笑道。

福伯瞪了徐子墨一眼,便没有说话转身离开。

而旁边的那几名护卫中,有一个青年人则来到了徐子墨的身边。

十分威胁的说道:“小子,你最好离我们小姐远一些,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追求者?”徐子墨笑着问道。

“关你什么事,管好你自己就行了,”青年冷哼着说道。

“哎呀,这吃饱喝足,也该睡觉了。”徐子墨微微摇摇头。

放下手中的碗,然后朝轿子走去。

“你干什么?”旁边的几人瞬间大喊了起来,与福伯拦在轿子前,看着徐子墨。

“福伯,你让他上来吧,”轿子内,蔡玥的声音传了出来。

“小姐,这怎么可以,这人来路不明,”旁边的护卫连忙说道。

“我说了,让他上来,你们不用管,”蔡玥平静的说道。

“福伯,”几名护卫连忙看向福伯。

毕竟蔡玥年轻美貌,几乎是他们这些人心中的不二女神。

自然不愿看到这般情景发生。

“小姐说的话你们听不见嘛,”福伯沉默了少许。

淡淡的说道:“都让开。”

众多护卫沉默了少许,只能看着徐子墨一步步登上轿子。

……………

轿子内的布置是淡红色,丫鬟小莲只能退了出去。

里面有股淡淡的芬香,轿子内部空间很大,正前方是一张桌子,上面还有几壶茶。

里面则是休息卧榻的地方。

“公子有什么吩咐尽管说,”蔡玥说道。

“明天我会假装去取破境丹,到时候便可知分晓。”

“你可不要多想,我就睡个觉而已,”徐子墨说着在卧榻的地方躺了起来。

打了一个哈欠,说道:“等到了记得喊我。”

护卫在四周扎营休息了一晚上,直到第二天早晨,天蒙蒙亮。

雨势已经小了许多,天色还未完全大亮,天空灰沉沉的,下着绵绵细雨。

马车早早便出发继续向前,在路过一片洼地小山谷的时候。

蔡玥叫停了马车,轻声说道:“福伯,我去取个东西,你们在这等等。”

“小姐,你一个人不安全,要不我陪你去吧,”福伯在一旁说道。

“不用了,我很快的,”蔡玥摇头笑了笑。

她虽修为不高,但也是修过脉的,只见她身影快速进入山谷内。

没过多久,蔡玥便神色匆匆的走了过来。

“小姐的东西取到了?”福伯问道。

蔡玥点点头,叮嘱道:“我们快点走吧。”

“听闻家主曾经得到过一颗破境丹,不知小姐可还记得?”福伯突然笑了笑,问道。

“不曾听说过,”蔡玥摇摇头,回道。

“那小姐刚才是取什么东西了?”福伯继续问道。

“福伯似乎很关心这个?”蔡玥皱眉问道。

“没有,只是这种东西放在小姐那不安全,要不我帮你保管着吧,”福伯诡异的笑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