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老爷子,这事太草率了吧,我和思露相识不过一天的工夫,怎么就谈婚论嫁了呢?”林风瞅着孟老头的脸,悄悄抽回手。

孟思露面带羞色地嗔道:“爷爷,你是担心我嫁不出吗?”

“没那回事!你们不是说我老古董,跟不上时代么?”孟广昌气鼓鼓挥手:“我就按你们的要求发挥一下前卫精神,就这么说定了!”

这回真是绊倒在自己挖的坑里头了,林风哭笑不得,连连摇头。

“爷爷,你别把人家吓着,我们不过是刚认识的朋友……”

“你当我真是老糊涂吗?孤男寡女共住一间房,这是普通朋友能干出来的事?”老头背着手高声说道:“女大不中留,思露,我不管你给国家做什么,但是婚一定要结,你哥哥战死沙场,咱们孟家不能绝后,难得你有看上眼的人,我就做一回开明家长,便宜这小子!”

孟思露红着脸,不得不说出实情:“可是爷爷,人家林风是有未婚妻的!”

“未婚妻?订过婚了?”孟广昌错眼看着林风:“哪家的闺女?能比我们孟家有钱有威望?”

“那倒没有,不过老爷子,结婚这种事,可不能太随便……”林风笑道:“你老人家还是坐下来喝杯茶,休息片刻再说。”

“我不喝!今天不把这事定下来,我就不走了!”孟老头耍起了无赖,“你们俩要么给我表个态,要么我就动用手上的权力,今天就送你们去登记完婚!”

好家伙,这老头果然是固执到极点,霸道不讲理啊……

孟思露为难死了,一边是无法说服的爷爷,一边是自己好朋友的未来姐夫,虽然她对林风颇有好感,可是也不能横刀夺爱呀,将来怎么面对珞烟?

清纯学生妹妹校园楼梯间的青春写真图片

正当愁眉不展之际,林风笑道:“行,我表个态,如果老爷子不介意我娶两个老婆,那这件婚事我就应下来了!”

老头一听,脸色霎时转黑!

“啥玩意?你这个臭小子,做梦呐!你可真敢想!坐享齐人之福?”

“老爷子,不是我胆大包天,你看啊,几千年来的古人,在遵循孔孟之道的同时,不正是以三妻六妾为荣,无妻无后为耻?你们孟家当年,应当也没少推崇这些理念吧?什么三纲五常,三从四德,都是儒家的经典思想,我不过是延续一下你们先祖的光荣传统……”

“胡说!那是糟粕,古代的糟粕!”孟广昌跳起脚来反对他的话。

“哎,这就不对了,老爷子你怎么能对祖先圣人不敬?”林风微笑。

“你你你!你气死我了!你是哪家的混蛋小子!”孟老头暴跳如雷。

孟思露不敢再让他们继续谈下去了,急忙把林风拉走,“我们还有事,爷爷,你在这里休息一下吧……”

“混账!太混账了!”孟广昌眼睁睁看着两人逃走,无计可施。

林风和孟思露逃出酒店,接到了一通电话,一看,竟是柳瞳打来的。

简短通话后,林风向孟思露笑道:“有没有时间陪我去个地方?”

“哪里?”

“我家……”

……

京城繁华的街区一角,一幢六进六出的大宅院,占据了大片的土地,在这寸土寸金的首都,单是这几十亩的土地面积就价值数十亿!

门口高悬的镶金牌匾上,只有两个古字:林府。

此刻在林府高堂上,或坐,或站,一众林家人都在此聚集。

一名身着黑色绸装的老者端坐在主位上,半闭着眼皮,双手按在手杖上,仿佛昏昏欲睡。

他便是林家老祖宗,林岩。

“现在家族有难,咱们大家都说说该怎么办吧!”站在林岩下方的那名五十岁左右的中年西装男子,在沉闷的气氛中开口了。

众人都低着头,不肯发言。

“大哥,玉树那边怎么样了?我听说他在和东洋人接洽?”左侧那个身形偏瘦的中年人,他是林家老四林志强。

“这个……具体情况我还不清楚,远水解不了近渴,再说,和东洋人做生意,变数太多……”老大林志发摆了摆手:“关键时候,还是要靠咱们自己。”

右侧一群人中的林家老五赞同道:“大哥说的对,父亲大人,要不我们都捐一点,多少能填补这个窟窿……”

“老五,你们一家能拿出多少?一亿还是两亿?”老四冷笑:“就算我们每家都拿出两个亿,加起来也不够十亿!不足欠款十分之一!”

“照你这样说,我们都等死不成?”林家老五冷哼。

老四说道:“捐款是行不通的,我看,还是请父亲出面,向几位故交好友求助,看他们能不能帮咱们一把……”

“这个……”一众林家儿孙都看向老头林岩。

“父亲,你看……”老大林志发也带着期盼之色,看向林岩。

老头依旧不吭声,似乎对几个儿子的讨论充耳不闻。

“父亲,集团事业危在旦夕……您老倒是说句话啊……”老五林志远也在劝说,他一直和大哥站在一起。

咚!手杖重重往地板上一杵,这闷响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你们都白活了几十岁吗!到头来,还要我来帮你们擦屁股,我生你们这群废物有什么用!”林岩盛怒的声音回荡在大堂中,让每个人都噤若寒蝉,低着头不敢出气。

这时,从外头传来了一阵笑声:“的确都是废物,这林府上下,就没一个正常人,是吃软饭的东西。”

众人闻声又惊又怒,谁?谁敢在这里口出狂言?

不对,这里是林府,什么人敢闯进私人宅邸?

林岩眼皮睁开,一双老眼朝院内看去,精光四射。

院落里,携手挽着臂弯走来了两个人!

那是一对年轻男女,男帅女靓,气质极佳,仿似一对金童玉女。

所有人都抬头望去,当他们的目光落在那男子身上时,渐渐显出了疑色!

“是你!孽障!你还敢踏入我们林家!”老四林志强大怒,他认出了林风!

大堂内的人们呼吸都浓重了,尤其是林家几子,个个都露出了敌视和惊容。

“这是我家,我为何不能进?”林风被孟思露挽着,跨入了这一别多年的门槛。